拯救生命 勿忘初衷 – 災難面前給我的提示

116174 (small)

凌晨四時,鬧鐘把我叫醒,我立刻趕乘飛機前往莫桑比克的港口城市貝拉(Beira)。熱帶氣旋伊代(Idai)早前在貝拉登陸,當飛機開始降落時,我看到伊代對港口造成的嚴重破壞。貝拉彷彿剛遭到空中轟炸:全市的房屋被夷為平地,有些房屋仍淹沒在水中;屋頂被吹走;樹木被連根拔起;農田和農作物被大水淹蓋。貝拉有90%面積的土地仍淹沒在洪水中。

貝拉港機場是該市唯一一處通訊設施仍能正常運作的地方,聯合國和多個國際救援機構因此在機場設立救援基地,令機場形同作戰部署中心。在救援機構工作的房間,牆上貼滿地圖,救援人員擠在一起,商量如何盡快把物資送到水深火熱的災民手中。

IMG-20190312-WA0041

在機場,直升機和飛機起飛的聲音此起彼落,因為路面交通仍未修好,救援人員只能靠空運把物資運至災區。Buzi是貝拉市災情最嚴重的地區之一。據報導,因重災區的房屋仍淹沒於水中,居民只能移往屋頂生活。樂施會與當地合作夥伴AJOAGO組成的救援隊伍,使用直升機向住在Buzi的家庭發放毛毯、水桶、蚊帳、內置瀘芯的儲水桶、湯匙和包東西用的布等,希望這些物資有助預防霍亂和瘧疾等致命傳染病的散播。

在等待直升機起飛時,我們去到距離貝拉約30公里處的Dondo,救援組織在那裡設立了一個營地,為風災災民提供臨時居所。我在Dondo遇到很多災民,他們儘管已失去一切,但在疲憊的面上仍展露著微笑。我在那裡逗留了短短一個下午,卻聽到很多鼓舞人心的故事。

COSACA是一個由樂施會、CARE及救助兒童會等救援機構一起成立的組織。 Jacinta Verisha與她四名孩子現時居住的帳篷,就是由COSACA捐出。Jacinta說:「我們無法改變伊代正面吹襲,這亦已成現實。颶風吹走我們的毛毯和食物,粉碎我們的家,使我們失去一切。我們正等待雨水消退,可以回家,重建家園。」

我帶著一連串問題離開Dondo:Jacinta仍要在Dondo留多久? 她和家人可以回到自己的家嗎? 她的孩子又可以會回到學校上課嗎?瘧疾或霍亂等疾病通常都會在災後爆發,她一家又能否避過傳染病的感染? 氣候變化令地球出現更頻繁和破壞力更大的風暴,又會有多少人因而家園盡毀?

雖然我沒法回答這些問題,但我可以肯定地說,樂施會及我們在世界各地的支持者,在未來的年月裡會繼續協助有迫切需要的人,向他們提供清潔食水和臨時棲身之所等緊急支援,幫助他們重建家園及生活。像Jacinta這樣的災民急需幫助,樂施會的救援工作將為他們的生活帶來巨大變化。拯救生命是我加入樂施會的原因,在貝拉港的經歷再次提醒我的初衷。

樂施會傳媒事務統籌Stewart Muchapera 寫於莫桑比克貝拉港
翻譯:譚兆文(樂施會傳訊幹事)


強烈熱帶氣旋「伊代」(Idai)於3月14、15日吹襲非洲南部國家馬拉維、莫桑比克和津巴布韋,引發廣泛地區水浸,多處地區頓成澤國,道路被毀,電力中斷,大批民眾家園盡毀,農作物化為烏有,超過260萬人受災。三國政府已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災難狀態。樂施會的救援人員連日來於多個受災地區展開救援行動,為災民提供安全飲用水及衞生用品,包括淨水丸、水桶、肥皂、蚊帳、女性衛生用品等,以確保公共衛生,盡力解除水傳播疾病爆發的威脅,並將為受災地區的弱勢家庭提供長遠支援。

了解更多:https://www.oxfam.org.hk/tc/CycloneInSouthernAfrica.aspx

Cyclone Idai in Zimbabwe

‘I signed up to work at Oxfam to save lives’

My alarm clock goes off at 4 am. I had deliberately placed it away from my bed so I would be forced to get up. For days I had been trying to get on a flight into Beira, the port city in Mozambique where cyclone Idai made landfall, and so I couldn’t afford to miss this one.

As the plane begins its descent into Beira, I get my first glimpse of the damage inflicted by Idai and the floods that preceded it. I knew Beira had been hit hard – that 90 percent of the city was still under water – yet nothing could have prepared me for what I saw. Beira resembles a city at war: homes have been razed to the ground as if bombed from the air; some are submerged in water; roofs have been blown away; trees uprooted, and fields and crops flooded.

On arrival the airport is abuzz with activity. It’s the only place in Beira with functional telecommunications so the United Nations and many international aid agencies have made it their base – and this is where I will be living for the coming days. Much of the building resembles a war room: maps cover the walls and everywhere; men and women are huddled together trying to work out how to get aid out to people in desperate need.

A road damaged by Cyclone Idai in Sofala province, Mozambique 

There is the constant noise of helicopters and planes taking off with emergency supplies for areas in the city and beyond that are only accessible by air. Oxfam too is working a local partner organisation, AJOAGO, to organize a helicopter to distribute family kits to communities in Buzi, one of the worst hit areas of the city where families are reported to be living on the rooftops of flooded houses. Each kit contains blankets, a bucket, mosquito nets, a jerry can, spoons and cloth wrappers. The hope is these kits will help prevent the spread of deadly diseases such as cholera and malaria.

While we are waiting for the flight, I head for Dondo, about 30 kilometers out of Beira, where a camp has been set up for displaced people. Armed with a notebook and a camera, I spend the afternoon listening to inspirational men and women who, despite losing everything, still wear a smile on the weary faces.

“There is nothing we could have done – we were in its path. We lost everything – our homes, blankets and food. We are waiting for the rains to subside so that we can go home and rebuild,” said Jacinta Verisha, a mother of four who lost her home and now living in a tent donated by COSACA, a consortium of aid agencies including Oxfam, Care and Save the Children.

As I bid farewell to Jacinta l wonder how long she will have to stay in the camp. Will she and her family make it home? Will her kids get back to school? Will they survive the outbreaks of disease such as malaria or cholera that so often strike in the aftermath of major disasters? How many people like Jacinta will I meet? How many more people will have their lives turned upside down as climate change brings more frequent and more destructive weather to our continent?

116165lpr

What I do know is that Oxfam, and its supporters across the globe, will make a huge difference to people like Jacinta – providing emergency assistance such as clean water and shelter to people who desperately need help now and helping people rebuild their communities, and their lives, in the months and years ahead, and help. I signed up to work at Oxfam to help save lives – being here in Beira is stark reminder me of that.

Stewart Muchapera, Oxfam Media and Communications Lead, writing from Beira in Mozambique)


The cyclone has wiped out entire villages, destroyed crops, damaged roads, and isolated communities. It is estimated that more than 1,000 are feared to have died, while thousands more are missing. Over 2.6 million lives have been devastated, with millions left destitute without food or basic services;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survivors in Malawi, Mozambique and Zimbabwe are also at risk of waterborne diseases such as cholera and diarrhea. Oxfam initially aims to reach half a million people across Malawi, Mozambique and Zimbabwe. For more on Oxfam’s response, please visit https://www.oxfam.org.hk/en/CycloneInSouthernAfrica.aspx.

毅行就是變型 Oxfam Trailwalker:Transforming Lives

mmexport1542704820363
左起:楊蘭、雷光青、劉惠衡、曾益群

2018年11月18日淩晨,經歷37小時1分58秒之後,喊著「毅行就是變型」的口號,多彩貴州隊終於衝過終點,成功完成2018樂施毅行者的活動!對大多數戶外運動愛好者來說,這成績很一般,但對於我們這個平均年齡將近50歲的團隊來說實屬不易。

文/圖:2018樂施毅行0435隊 ——多彩貴州隊 (雷光青、曾益群、楊蘭、劉惠衡)

「如果楊蘭都能够完成毅行,中國項目部就應該沒有人不能完成毅行」,「只求團隊完賽,不要追求速度」,毅行前中國項目總監洪濤如是說。這既是對我們鼓勵,也是對我們的鞭策,同時,也反應很多人對我們的擔憂。除了隊長光青之外,其他隊員都沒有越野經驗。組合中年齡最大的是楊蘭,有近十年的糖尿病史;十個司機九個胖,惠衡也曾是其中的一個,他這個人曾經是出門不開車就要打的(計程車);阿曾雖然喜歡爬山,但膝蓋曾經受過傷。

這樣的組合能完成一次樂施毅行嗎?

毅行重新煥發我們的青春 

cof

左起:雷光青、楊蘭、曾益群、劉惠衡

當決定要參加今年的樂施毅行者時,我們定下看似遙不可及的目標,我們就共同開始了改變的人生,開始改變飲食結構、開始跑步、爬山,身體狀況明顯改善,毅行計劃讓我們重新煥發青春的活力,重新擁有了健康,無數次拉練之後我們開始對毅行充滿信心。

cof

左起:曾益群、楊蘭、雷光青、劉惠衡

到CP7時已疲憊不堪

然而,麥理浩徑並不是那麽容易被征服。當我們興奮的快走或慢跑過前兩段海岸、沙灘的美景之後,團隊開始出現狀況。由於賽前興奮過度,阿曾連續兩晚沒有睡覺,當我們到達CP2時,瞌睡來襲的她坐在地上不肯走了,非得眯上十多分鐘才肯起來;行至第三段時,因為爬升太大,楊蘭漸漸開始腰疼,到達CP3企嶺下的時候,腰疼欲裂的她曾經一度打算就此放棄;惠衡也是在第三段開始出現狀況,先是腳底起水泡,接著在第四段摔倒在路下的荊棘中導致全身多處受傷,在第五段開始膝、踝關節以及胯部疼痛難忍,下坡幾乎寸步難行;不僅如此,天公不作美,夜晚的大霧、長時間的大雨無形中更加大了毅行的難度,當我們到達CP7時,阿曾、楊蘭、惠衡三位已經疲憊不堪,在雨中都能睡下來。儘管如此,靠著團隊的相互扶持,憑著隊友們的堅强毅力,我們終於挑戰了不可能,樂施毅行讓我們擁有了堅强的內心。 

rbt

左起:劉惠衡、楊蘭、曾益群、雷光青

看到同事的可愛的一面

毅行之路,也是建立團隊之路,此次毅行,讓我們最感動的是團隊支持的溫暖。賽前洪濤熱情的接待宴;穎欣全程統籌支持隊伍;CP3玉蘭親手做的飯菜,文忠的專業按摩;城門水塘念先與瑞安燦爛的笑容與可口的早餐;CP8麗珊、玉鳳、華梅貼心的推拿按摩和豐盛的晚餐,以及細心的麗珊準備的各種補給和隨後兩段的負重陪走;美玉下班後多次轉車後從CP8一路跑著追趕我們並陪走最後一段;終點小西、穎欣、敏慧等同事的熱情迎接;還有賽前賽後許多同事的慷慨解囊贊助毅行捐款;這無一不讓我們感受到同事們的溫暖。看見不同,所以改變,此次毅行讓我們看見了同事們工作之外更具生活化和更加可愛的一面,彼此間增進了理解、認同和包容,樂施毅行讓我們團隊間關係更加融洽。

人生之路猶如麥理浩徑,漫長而起起伏伏、有風光無限、亦有坎坷不平,甚至充滿荊棘和挑戰,我們希望繼續用樂施毅行精神開啟不斷改變的人生。

cof

左起:雷光青、劉惠衡、曾益群、楊蘭

雷光青:在樂施會工作14年,加入樂施會之前曾經行醫與從事藥物研究14年。3年前開始喜歡行動研究,曾在4個月內成功减肥40斤。喜歡跑步,以及探究與支持個體、團隊的行爲改變。

劉惠衡:在樂施會從事發展工作5年,之前在貴州從事旅游行業,平日喜歡唱歌,關心時事。

曾益群:在樂施會從事基礎教育工作。工作之中走鄉過寨,致力於西部農村基礎教育發展的同時愛上了健走和登高。平時喜歡閱讀和研究民族文化。

楊蘭:20多年的大學教師生涯,在樂施會從事農村生計與基礎教育發展工作18年。專長於民俗學與教育學的行動研究,平時喜歡寫作、攝影,行走於山水之間。

匡智毅行小隊成功背後 比跨過終點更大的滿足感

六位同學携手邁向終點
六位同學携手邁向終點

文 / 匡智獅子會晨崗學校施Sir

若說人生一些值得自豪的事情,帶領學生參與毅行必定是其中之一。由六年前幸運地由我抽中毅行名額開始,每年都很期待與學生一同經歷這段100公里的旅程。他們雖然有著智力的障礙,部份兼有自閉症,其中今年的成員盛軒更是全失明人士,但他們沒有因此而放棄,反而更認真去練習,由訓練至正式比賽期間,看到學生不斷成長,這就是我們每年都想帶領他們走這100公里的原因了。

pix 2 (resized)

透過毅行訓練,見証學生的成長,從他們面容中流露出自信的表現。


親眼見証六名學生的成長,隊長李同學有自閉症,一向性格衝動,是運動健將,本想和老師組成毅行快隊,挑戰在二十小時內完成,後來得知盛軒加入,他卻願意減慢步速,甚至提出要學習如何為盛軒「領航」,也能明白盛軒的需要,欣賞盛軒的努力,「佢好勁,若是我矇著雙眼,我都未必行得到」,對於一個有自閉症學生,實在是一個很大的突破。

Joshua 有自閉症,性格較被動,一向對運動都不算積極,今學年才開始參與遠足訓練,發現他體能原來很不錯,連父母也不知道他有這方面的潛能,每次訓練他都輕鬆完成,自信心漸漸提升,還記得在比賽前接受記者訪問,他開心地回應提問,完全不需要老師的協助。

Lyron是自閉症學生,他自少很喜歡跑步和遠足活動,惟體能較弱 ,未能參與較長途的訓練,但他很努力做運動,經過三年的訓練,他體能漸漸提升,今年終於有能力與我們一起完成100公里的遠足了。

pix 4 (resized)

兩後路況然得泥濘,惟無阻同學前行的決心。

浩燊也是自閉症的學生,以往要三番四次提示他飲水、吃東西,曾因吃得少而頭暈暈,透過毅行活動,他開始會主動表示自己的需要,例如要渴水、要休息,還吃清光為他安排的食物呢!

君豪是另一間學校的學生,由第一次訓練時的默不作聲,面容木納,到後來會用手勢與我溝通,在面上流露滿足的笑容,每次叫0585集合,他總是第一時間到我面前,充滿自信,努力前行。

pix 3 (resized)

老師、家長及義工沿途的打氣和支援,是同學動力的來源。

盛軒是全失明的學生,他有音樂天份,經常公開表演,但在運動方面則相對較少,在去年學期末,他提出想參加毅行者,於是我就決心讓他試試,還記得在第一次訓練時,他行了大約十多公里,便訴說大腿想抽筋,但他沒有放棄,慢慢去行,情況又好一點,他又積極參與跑步和行樓梯訓練,在短短大約三個月的時間,體能大大提升。曾試過擔任領跑員,但未試過帶領視障人士行較崎嶇的路段,也請教過一些相關人士,大概掌握一些方法,不過最重要是盛軒對我們的信任,面對一些崎嶇不平的路段,作為領航者根本無辦法準確去描述路況,只有靠他用雙腳去探索,拖著我們的手一步一步向前,真心令我佩服,事前是無法想像如何做到的。

pix 6 (resized)

終於完成了,這三日兩日的長途遠足旅程。


謝謝有心人士贊助同學的比賽鞋,一些家長贊助我們購買各類毅行物資,6人毅行小隊支援隊伍超過四十人,沿途陪行、打氣,為學生送飯,在水浪窩和荃錦坳為學生紮營,讓他們小休一會再繼續前行。感恩有大家的支持我們才得以成功。

希望各位匡智毅行者在人生的路途中,也能毋懼障礙,繼續努力前行。

很榮幸連續第六年帶領匡智毅行隊參加樂施毅行者活動,每年都有不同的故事。

很榮幸連續第六年帶領匡智毅行隊參加樂施毅行者活動,每年都有不同的故事。

(本文由匡智獅子會晨崗學校施Sir撰寫,文章於11月21日在 Line Today 刊登)

WhatsApp Image 2018-11-30 at 12.37.40特殊學校老師,超馬跑手,天性樂觀愛和平,一次偶然機會下跑過青衣橋,從此愛上四處跑步,夢想用雙腳走遍世界各地。

舉辦「良食節」 推動公眾支持公平貿易

樂施會合作夥伴零距離合作社於2016年舉辦了20場「種嘢食,冇得食」街頭劇場,讓公眾進一步了解公平貿易如何改善農民的生計。
樂施會合作夥伴零距離合作社於2016年舉辦了20場「種嘢食,冇得食」街頭劇場,讓公眾進一步了解公平貿易如何改善農民的生計。

 文 / 曹睿姝(Arissa) 澳門樂施會實習生

我現就讀於澳門大學社會學系,今年讀大四,在今年8月至11月期間,我有機會於澳門樂施會實習。實習開始,令我最大開眼界的是樂施會這個國際扶貧組織如何看待貧窮,以及其工作理念。趁感覺還新鮮的時候,我寫下這篇文章。

「貧窮源於不公平」是樂施會對貧窮成因的理解。事實上,當一個人坐在辦公室,品嚐著醇香咖啡,他未必會將自己飲用的咖啡,與種植咖啡豆的非洲農民連繫上來,他更未必會知道種咖啡的農民在一生裡都未必飲過一杯咖啡。這位在辦公室工作的人,又可能曾經花錢購買過一件售價200元的運動衫,但未必知道生產這件衫背後的故事 ──在印尼、越南或孟加拉的製衣工廠工人,一日辛勤工作亦只能拿不到一美元的工資。

越南成衣出口至歐美、日本及韓國銷售。但在越南的製衣廠女工,一星期六天工作,在流水線上趕每日的進度及生產數量目標,少有合理的小休時間,甚至連去洗手間的時間也沒有。然而,她們只能領到每小時不足一美元的工資。(圖片:Sam Tarling/Oxfam)

越南成衣出口至歐美、日本及韓國銷售。但在越南的製衣廠女工,一星期六天工作,在流水線上趕每日的進度及生產數量目標,少有合理的小休時間,甚至連去洗手間的時間也沒有。然而,她們只能領到每小時不足一美元的工資。(圖片:Sam Tarling/Oxfam)

種田人買不起糧食

我們都聽過「民以食為天」,可是,現時全球仍有8.15億人生活於飢餓之中。從地區來看,有接近九成的飢餓人口來自亞洲及太平洋地區,以及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令人怵目驚心的是,八成飢餓的人口竟然是生產糧食的小農、漁民和無地小農。為什麼種田人買不起糧食?為什麼脆弱的小農會跌入愈種愈窮的困境?我覺得有兩點重要的原因。

首先,農業漸漸被忽略。在人類幾百萬年的歷史中,絕大部分時間以採集野果,捕魚狩獵為主,這是人類為了生存而必需進行的活動。然而,自工業革命以來,以男耕女織為主的手工業逐漸被大機器生產的製造業取代。眾多國家在發展經濟的過程中,工業逐漸取代農業,耕地變成工廠, 造成大批農村人口遷往城市,農藥等化學物的廣泛應用,污染了水源並且侵蝕土地。

以印度為例,在2010年仍有51%的人從事與農業相關工作, 但政府大力發展工商業,對農業支援少之又少。歷史上的農業大國,又該如何安置受工業發展影響的農民?當中,有些人選擇去城市打工,卻只能從事非技術工作,未必能適應城市的生活;還有一些依舊靠種田為生,但糧價一低再低,生活苦不堪言。

不斷受剝削的生產者

其次,貿易不公平愈加嚴重。在現今世界,自由貿易是各國奉行之道,利益最大化是大多數企業的追求。企業往往用低廉價格吸引顧客,佔據市場,但這樣一個低價到底是如何實現的?其一:他們可能犧牲了消費者利益,比如使用劣質原料。 其二: 他們剝削了生產工人的利益,比如僱用童工,壓榨工資, 延長工時等。 我們曾以為,充分發揮發展國中國家的優勢,讓他們生產的產品銷售到海外,便能換取利潤,改善生活。然而,因為生產者沒有能力與買家進行議價談判,他們只有不斷受到剝削,不斷被買家壓低價格。

樂施會協助埃塞俄比亞的咖啡小農參與公平貿易計劃,透過公平貿易的銷售渠道,能保證產品的質量,也保障小農得到合理待遇。(圖片:Crispin Hughes/Oxfam)

樂施會協助埃塞俄比亞的咖啡小農參與公平貿易計劃,透過公平貿易的銷售渠道,能保證產品的質量,也保障小農得到合理待遇。(圖片:Crispin Hughes/Oxfam)

在印尼,因為可以廣泛地用於食品加工產業,棕櫚油的經濟價值很高,印尼很多生產商亦受利潤吸引而非法伐林,掠奪原住民的土地,剝削當地受僱的農場工人。又例如,非洲咖啡生產國的小農,沒有精湛的技術與設備,也沒有多重渠道銷售咖啡,結果只能靠廉價的賣價,來換取微薄收入。當我們享用精緻商品的時候,可曾想到背後飽受剝削的生產者?我們又有否想過如何支持他們得到合理待遇?

製作公平貿易年糕蛋糕  向農民送上節日祝福

為推動公平貿易,今年澳門樂施會繼續舉辦「良食節」。在教育方面,我們會利用社交媒體向大眾介紹公平貿易和有機商品,以及了解如何透過減少使用一次性物品達到減碳減貧的目的。我們又會在公平食堂舉辦6場親子讀書會,希望家長積極帶領小朋友參與其中,與孩子一起學習當個「小小世界公民」。除此之外,我們將以「食」為主題設計多場工作坊,讓參加者學習以公平貿易或有機材料制作食物。例如,用公平貿易黑糖製作黑糖年糕,用公平貿易可可粉製作美味的蛋糕。我們希望參加者除了能以有趣的方式,更「貼地」地了解公平貿易有機的好處,以及如何應用於日常生活裡,我們更希望這些工作坊,能讓我們在節日裡的祝福傳遞給農民。

樂施會舉行「超市大作戰」親子工作坊。家長及子女不但參加有趣的互動環節,並親身到附近的超級市場,一齊做個「睛」明消費者,認識糧食背後,小農的生活情況和困難,以及公平貿易如何幫助他們發展生計。

樂施會舉行「超市大作戰」親子工作坊。家長及子女不但參加有趣的互動環節,並親身到附近的超級市場,一齊做個「睛」明消費者,認識糧食背後,小農的生活情況和困難,以及公平貿易如何幫助他們發展生計。

在澳門,每當颱風即將到來, 我們都會儲存食物和水,又會加固門窗,讓我們可以最大程度地減少災後損失。而對於小農, 土地和種的糧食是生活的唯一依靠,一旦遇上颱風、乾旱、沙塵暴等侵襲,他們將會顆粒無收。小農雖然住在偏遠地區,使用原始生產工具,沒有大規模機器化生產,可是,他們種植的茶,米,糖,咖啡豆,都是健康天然產品,他們靠自己雙手謀生,不偷不搶,我們生活在亮麗都市,購買公平貿易物品可以使他們得以自力更生。

20229456_1742033009422771_387134603919528745_o

澳門這個國際旅遊城市,幾乎沒有土地用來發展農業。通過我們的「良食節」活動,可以讓市民了解到公平貿易,品嚐純天然產品,更重要的是,我們可以感受到小農們的「粒粒皆辛苦」,同時以實際行動對抗貧窮。

Arissa曹睿姝(Arissa) :澳門大學社會學系四年級學生,畢業之後打算去國外繼續進修。如有機會,想畢業後在NGO或者教育機構工作。平時,喜歡游泳、看書和旅遊。格外喜歡在網上瀏覽新聞,尤其是貼近社會、民眾的事件。例如香港電台的《鏗鏘集》,CCTV的《講述》都是我喜歡觀看的節目。這些節目貼近生活,討論熱點話題、展示普通人的疾苦和奮進故事。透過這些節目,我可以更了解社會上被忽略的群體。我希望,我未來的工作可以幫助到更多弱勢群體,並且喚醒公眾對他們的同情與關愛。

 

 

行一次 記一世

去年的「獅子山精神隊」今年一開四,這不是一支不斷挑戰自我的隊伍,而是一個不斷傳承、讓人成長的家庭。

去年的「獅子山精神隊」今年一開四,這不是一支不斷挑戰自我的隊伍,而是一個不斷傳承、讓人成長的家庭。

文:獅子山精神隊臀長(團長)law少

2017年因緣際會與黃宗顯精神科醫生、精神病康復者RAYMOND及JACKY以獅子山名義出「戰」樂施毅行者。雖然四個男子踏踏實實行出十幾萬步去完成一百公里根本不會戰勝甚麼,但我們卻挑戰了醫生病人(或家屬)的階級或框架,更突破康復者往往只有義工、社工或有心人的社交圈子,做到以山會友,人人平等,每一步都與夥伴一起走,最終以46小時四人完走,亦為獅子山精神隊當中做了一個示範:

毅行莫問出處

2018年「獅子山精神隊」有一班山友因爲毅行者而凝聚起來,想做更多有意思的事,在毅行報名前試辦麥徑初體驗行山團,到最後抽籤得到四隊名額,上年的一隊四人就細胞分裂式變成十六人,令今次完走初哥有十二人,當中的安排已經成為「獅子山精神隊」的風格。

  1. 四人完走,盡力同步同行,互相照顧
  2. 每次都讓更多支援隊參與及感受氣氛
  3. 定時間目標是不想隊友過勞多過追求成績
  4. 建立更多以隊友需要放首位的「照顧型」隊長
  5. 確立更高的籌款目標,讓下一年可以延續,有更好計劃
「遲到正烏龜﹗」隊 ,由上年第一次參加毅行者的GRACE (左三) 做隊長。

「遲到正烏龜﹗」隊 ,由上年第一次參加毅行者的GRACE (左三) 做隊長。

當然,毅行者最有趣是提供一個平台,讓大家有充分自由去講參加者的故事,「獅子山精神隊」不是一支不斷挑戰自我的隊伍,而是一個不斷傳承、讓人成長的家庭。上一年的JACKY仔已成為教會弟兄隊的隊長、上年的初哥阿鈞、阿WIND、GRACE成為今年的隊長、上年的支援隊FLORI、BETTY成為今年的初哥,多謝RAYMOND與JACKY的勇敢,讓更多患情緒病及精神病的朋友來到我們當中一起練山而不必再聚焦誰是誰,反正大家就是夥伴。曾經一起練山,今次要即時追蹤的還有當年帶我行毅行的何良隊及練山時永遠為初哥們殿後的何亨隊等等,總數高達11隊。

造就其他人為己任

「 獅子山精神隊2018」在雨中作戰

「 獅子山精神隊2018」在雨中作戰

麥理浩徑是不是一個不屬世的烏托邦,我不清楚,但至少我們所有成員都有一份心,讓一個從無幻想過自己能行足100KM的「任何人」都可以完成毅行。每一個在生活上、工作中,甚至身體、心靈及精神上受挫敗的人都一樣有機會在山上累積信心,建立自己,與同行者一起成長。今年尤其因為大部份新成員都是90後,他們一樣在山上找到自我,將看來一本正經的行山活動變得更接地氣。我在他們的眼中看出意思來,看到每一個完成後千字文的留言,我相信大家亦願意付出更多,不止是為了挑戰自我,而是更加以造就其他人為己任。這個才是獅子山精神隊所追求:一份在山上才找到的珍貴友誼。

多年前因為「何良」的邀請,一班朋友自此踏上毅行者之路,包括我。何良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學系副教授何國良,我們都稱他為「何良」。

多年前因為「何良」的邀請,一班朋友自此踏上毅行者之路,包括我。何良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學系副教授何國良,我們都稱他為「何良」。

行一次、記一世,既是總結亦是展望,每個人將深刻的事帶走,亦將當中所學的帶給新人,用可樂、叉燒飯及終點的楊枝金露為一份崎嶇山路添上清新。

獅子山精神隊臀長law少。2005 年第一次參加樂施毅行者,在山上找到愛情及友情,曾參與日本、韓國、墨爾本毅行。

 

 

毅行就是變型:由只會跑100m的女子到行100km——1000倍的改變!

stage3_3 (re)

現職為鋼琴和豎琴老師的Queenie,本身也很愛運動,就是沒有行山。基於職業的原故,往往大家週末行山的日子,她總是忙於工作,所以一直也鮮有機會行山。那到底是什麼驅使這位音樂老師變成一位樂施毅行者?

圖 / 文:Queenie Tong – 2018 樂施毅行者

其實小時候亦是半個運動員,至今還保留了一點體能。可是,我喜歡的都是短距離,要求短時間爆發力的運動。從來對於長距離和要求耐力的事情也不感興趣。 stage2_1 (re)

就在今年,終於有機會行山,也就留意了多一點山上的事情。碰巧朋友的毅行隊伍中有人退出,就被問到可否幫忙替補。起初我也有點猶豫,因為有正在訓練的朋友都十分認真地提醒我,那不是一般人能夠完成的事情,必需要練習的。或許是那份喜歡挑戰的無知,就讓我踏上這無盡旅途。而且,我深信在過程中所感受到的一切,包括最重要的毅力和意志,必然對自身的成長有著莫大的幫助。

在踏上練山之旅前,一直都有個疑問,為何身邊有些朋友會堅持經常行山?我想這無論如何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即使風景有多美,是什麼可以令他們這麼熱情?以上的疑問,就在我開始練山後,就通通都解答了,而其中有兩次是特別深刻。

難忘的練習旅程

有一次的操練是麥徑3-4段,一心想著要成功 “打大佬”, 雄心壯志出發。可是,就在開始後的10分鐘,我突然肚痛得很厲害,只能一直坐著。而當天天氣很悶熱,友人嘗試慢慢扶我下山,也勸我回家。那時我心裏只是想著,我很想繼續行,因為很難得才練習到有信心挑戰3-4段,我不想就這樣放棄,所以我堅持不離開。最後友人陪我休息了大半小時,痛楚亦慢慢消散。雖然當天狀態不佳,時間也不好,但卻感到份外滿足,因為最後我並沒有放棄,我的意志成功支撐了我整段路程。

stage7-8_1 (re)

另一次操練是首次30km的練習,行到未夠一半的路程時,我出現中暑現象。那時,腦中真的是天使與魔鬼的對抗。一方面真的很想退出,因為頭很痛亦很累;另一方面又在想,還未嘗試其他方法就放棄,那如何能完成毅行整段路?最後,我跟自己說一定要堅持,食了一些補充品,休息了一會後,就再次上路。最後,在旅程的尾段還有十分充足的氣力跑下山。這次訓練再一次證明那並不單單只是體能問題,更重要的是:當初是為什麼要參加毅行?我相信每個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而那正正就是其中一個強大的力量把你撐下去。

stage8_2 (re)

經過了多次短途操練,毅行除了要有一定的體能外,意志力也佔了很重的份量。參加樂施毅行者前,我曾經問過一位山系友人,行了山這麼久,最大的得著是什麼?她說「其他運動很容易放棄,但當你開始了行山,就一定要走畢全程,因為中途沒退路。亅雖然真正的山徑有很多可以退出的地方,但對我來說,既然選擇了踏上征途,就得盡力把它完成。

All about mind over matters

其實每次行山的過程中總會有點領悟,對於山友來說我是一個大鄉里吧,但我真的在每個旅程中都會有不同的得著。在練習的過程中,我多了很多安靜的時間思考,亦可以真正體驗到何謂之毅力和堅持所能夠帶來的那份滿足感。

stage4_1 (re)

今次能參加樂施毅行者,對我來說是一次巧合。人生就是充滿著不同的機會和選擇,機會不是必然,而是偶然。如天時地利人和我也不嘗試,以後未必再有機會。今天,我這個小時候只會跑100m的女子嘗試去行100km,是1000倍,真的很大挑戰。不過,我相當期待。而期待之前,就係努力練習了!最後,送上一句:All about mind over matters.

queenie tong profile pixQueenie Tong現職為鋼琴和豎琴老師,本身也很愛運動。

被遺忘的角落
在盼望的人們 坦桑尼亞難民營探訪記

DSC6546

撰文︰區家麟
圖片︰高仲明 / 樂施會義務攝影師

「幸福的家庭總是同一個模樣,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來到東非坦桑尼亞,我又想起托爾斯泰所寫的名句。

看看坦桑尼亞周邊國家,南方的莫桑比克,冷戰時代打過二十年美蘇代理人戰爭,馬拉維一直在饑荒與赤貧中掙扎,雨林中的剛果從來國不成國,盧旺達與布隆迪廿年前的種族屠殺舉世震驚,烏干達有獨裁統治,肯尼亞算是較為穩定,但近年選舉常見種族仇殺。

恩都塔(Nduta)難民營,十一萬布隆迪難民,何去何從?

恩都塔(Nduta)難民營,十一萬布隆迪難民,何去何從?

坦桑尼亞人很自豪,選舉一向和平,無種族衝突無內戰無饑荒,早年更成為周邊國家獨立戰士與異見份子的暫棲地。但坦桑尼亞也有自己的不幸,六十年代跟毛澤東走,搞集體農莊、計劃經濟,雖然沒有大躍進般極端,但足以令這個東非大國失落了二十年,經濟停轉,恨錯難翻。

就是這個自顧不暇的國家,在西部邊陲有三十萬難民等待援助。我們從最接近的機場,驅車五小時才到難民營;沿路的紅土高原,旱季不能耕種,地廣人稀,很多村落缺水缺電,還要照顧二十五萬布隆迪難民與六萬剛果難民。

布隆迪的種族衝突不是廿多年前的事嗎?還未平息嗎?新一波難民潮2015年開始,這次肇因主要不是種族仇殺,而是政治逼害。做滿兩任的總統恩富倫齊扎競逐連任,聲稱合法合憲,引發反對派抗爭;聯合國讉責當地施行酷刑、暗殺、法外處決,高峰期有三十五萬難民逃到坦桑尼亞。

Jacques (化名)在樂施會的培訓班,學習農業知識,並獲支援在家門前建立小菜園。他希望成為出色的農夫。

Jacques (化名)在樂施會的培訓班,學習農業知識,並獲支援在家門前建立小菜園。他希望成為出色的農夫。

我們在難民營遇到二十七歲的Jacques(化名),「資深難民」他當之無愧。Jacques的人生,大部分在難民營渡過。兒時因家鄉種族屠殺,父母帶他避禍,2010年局勢緩和,重回故土,新生活在望,怎料五年後他又回到難民營。

Jacques說,布隆迪的執政黨逼年輕人入黨成為武裝民兵,會配槍,要你向反對派勸降,若然拒絕就逼你大開殺戒。

DSC04740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Jacques在難民營參加了樂施會辦的種植班;他的夢想是做一個好農夫;他認為,這裏的人耕種不夠認真,他深信自己務農,可以改變命運。

他眼神堅定,夢想亦卑微貼地,不過,難民營無地耕種,如何圓夢?

Jacques說,他看不到出路。

我問他何處是家,他苦笑一下,說布隆迪是他的家,但一天現任總統與他黨羽掌權,他都不會踏足故土。

半輩子活在難民營,這裏的生活,有什麼美好回憶?Jacques說,他喜歡這裏的平靜。

開始自願遺返計劃

坦桑尼亞政府倒待難民不薄,這裏有的是土地,幾片山頭劃作難民營,佔地甚廣。我們到訪的Nduta營地,有一片大森林,驅車繞一圈需時半小時。難民初時住在帳篷中,時日一長,自己燒磚建平房,門前有空地可以種少量蔬菜。難民營也沒有圍牆,難民可以偷偷出外撿拾柴薪,甚至幫附近村民打工種田。若非營內滿是救援組織的標記,你會以為這是一條普通的村落。

去年八月,在反對派杯葛選舉下連任的布隆迪總統恩富倫齊扎,親臨難民營試圖說服難民回國;坦桑尼亞亦隨即關閉邊境,不再接收難民,開始自願遣返計劃,至今已有萬多人遣返,四萬人登記輪候中,剩下廿多萬難民有些舉旗不定,有些堅拒回國。

其中一位難民對我們說,不能信任恩富倫齊扎,因為一切亂局他是始作俑者。恩富倫齊扎的身份也很特別,多年前他曾經在這裏的難民營待過,徵集義士、組織遊擊隊奪取政權,今天身份逆轉,他深明一幫反對派聚集於邊境不遠的難民營,乃計時炸彈。

Niyela  (化名) 帶著自己的孩子,與姊妹的女兒流徙到坦桑尼亞。當被問若可回國必須帶上甚麼時。她說 : 我一無所有,最寶貴的,就是我的子女。

Niyela (化名) 帶著自己的孩子,與姊妹的女兒流徙到坦桑尼亞。當被問若可回國必須帶上甚麼時。她說 : 我一無所有,最寶貴的,就是我的子女。

其中一位表明不會回國的,是35歲的寡婦Niyela,她帶着五個孩子走難。Niyela身型瘦削,滿臉愁容,我們透過兩重翻譯訪問,她全程沒半絲笑容。她是胡圖族人,而非較弱勢的圖西族,逃難是因為一位姐妹嫁了一位圖西族人,結果雙雙被殺,她收養的姨娚也因為有圖西族血統,生命受威脅,她只好帶同自己四個仔女,一齊逃難。

難民的食物,由聯合國的世界糧食計劃署統籌分發,但因為資金不足,去年只及營養標準約七成。Niyela 為免孩子挨餓,忍痛賣了逃難時帶在身邊的一部單車,用錢買食物。她全屋最值錢的東西,是早些時她到森林裏收集的柴薪;煮食要生火,一燒就化成炊煙的柴枝,乃難民的寶貝。

我們問Niyela,若有一天要離開難民營,有什麼最寶貴的一定會帶走?

Niyela說,她一無所有,最寶貴的,就是她的子女。

這片被世界遺忘的角落,廿多萬人,無聲地等,志願組織能做什麼?他們提供補充糧食、鋪設水利工程、解決食水衞生,又在營裏組織訓練班,教他們修理摩托車、教他們種植新知,務求他們在無止境等待的日子,有一技旁身,不會虛耗光陰,重燃希望。

不幸故事不計其數

近月來,情況慢慢起變化。坦桑尼亞政府催谷難民回國的態度漸趨強硬,例如加強管理難民營,阻撓難民去附近森林斬柴、禁止難民外出工作;往日難民營內外有市集,難民可以做小買賣,賺點外快或補充糧食,現在市集次數大減;政府亦禁止志願組織用派發現金方式濟助單親家庭或病弱的難民。種種措施,限制物資的流通,難民生活可能愈來愈艱困,目的就是要減少難民留下的誘因,選擇自願遣返。

堅持留下來的人,不幸的故事還有很多。

有一個家庭,本來已經自願遣返回鄉,卻發現田地已被侵佔,無法生存,只好重返難民營,但接受遣返後會失去難民身份,無資格取得任何援助,以後只能依靠親友接濟。

一位女士逃難時,和十五歲的女兒失散了,她一直尋找女兒蹤影,不願離開。

布隆迪難民孩子天真無邪,小小年紀經歷衝突、流徙,卻仍充滿生命力,以有限資源自製玩具。

布隆迪難民孩子天真無邪,小小年紀經歷衝突、流徙,卻仍充滿生命力,以有限資源自製玩具。

是去是留,很多人害怕公然談論,他們說,布隆迪政府在難民營布滿耳目,縱使身在外國,也恐防被老大哥盯上。

有種顛簸,不是三餐不繼,而是無處容身、漂泊徬徨;有種疲憊,不是坐困愁城,而是無法想像未來,又不能免於恐懼。

從難民營走出來,我仍惦記着孩子們天真的笑臉,他們還未知道成年人的險惡世界,他們在等待一個正常的童年。

原文刊於2018年9月26日《信報》

成為人道工作者後,我學懂的五件事

113454 (reduced)

樂施會在難民營內進行家訪,向每家每戶傳授公共衛生知識。


圖、文:樂施會

28歲的伊法(Iffat Tahmid Fatema)剛剛加入人道救援行列。現時是樂施會的公共健康教育幹事,在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營工作。剛過去的週日是世界人道主義日,讓我們一同看看這位人道救援界的新鮮人,在難民營學懂了的五件事:

去年的八月,正值羅興亞難民危機的高峰,每日都有大量難民湧入孟加拉,就在那時,我決定加入樂施會。在此之前,我在孟加拉吉大港的亞洲女子大學,攻讀生物技術碩士課程,主要在實驗室裡進行研究,但打從心底裡知道,我希望我的工作可以與人面對面溝通。

羅興亞難民所經歷的一切,令我心碎。我從未見過有人要在如此匱乏的環境中掙扎求存,目睹在難民營的一切,傷透我心。

我現在的工作,是在考克斯巴扎爾的羅興亞難民營裡,教導人們有關「健康與衛生」的知識,以防止大規模的傳染病爆發。我們與難民討論清潔及個人衛生的重要(如廁後及進食前,以皂液清潔雙手),又集中培訓羅興亞人成為公共衛生宣傳義工,讓他們再教導其他難民如何保持個人衛生,發揮更大影響力。樂施會的團隊已在孟加拉多個難民營培訓了超過1.1萬人,發揮著「蝴蝶效應」。

我現在的工作,是在考克斯巴扎爾的羅興亞難民營裡,教導人們有關「健康與衛生」的知識,以防止大規模的傳染病爆發。

我現在的工作,是在考克斯巴扎爾的羅興亞難民營裡,教導人們有關「健康與衛生」的知識,以防止大規模的傳染病爆發。

1. 勿忘初心

要勝任此工作,需要有帶領能力、良好的溝通技巧、主動。當天氣極為炎熱,又或是暴雨連場,又或是身體疲憊無比時,也不想再長時間逗留在難民營裡了。回心一想,當我想起初心,要關心每一位難民,而又知道如何支援他們時,就成為我不斷向前的原動力。

我們與難民討論清潔及個人衛生的重要(如廁後及進食前,以皂液清潔雙手),又集中培訓羅興亞人成為公共衛生宣傳義工,讓他們再教導其他難民如何保持個人衛生,發揮更大影響力。

我們與難民討論清潔及個人衛生的重要(如廁後及進食前,以皂液清潔雙手),又集中培訓羅興亞人成為公共衛生宣傳義工,讓他們再教導其他難民如何保持個人衛生,發揮更大影響力。

2. 建立互信

人道工作是需要建立互信的工作。這工作需要對當地的文化及傳統有充分的敏感度,也要懂得與不同群體相互溝通,包括小孩、老友記、甚至是宗教領袖等。帶著很強的觀察力,一顆開放的心,我嘗試了解不同群體的想法。

3. 說他們的語言

有時,難民對於與他們不同的人感到不自在。但當我能說比較接近他們的語言時,就能漸漸打破隔閡。對我來說,語言仍然是最大挑戰。我本身說吉大港語(Chittagonian),這雖然是地區語言,但與羅興亞語相同的部分只佔七成。幸好,我得到一個小工具的幫助:樂施會與夥伴「無國界翻譯員」一同合作,開發了一個可以翻譯英語、孟加拉語、羅興亞語的手機應用程式,當中包括一些公共健康與衛生的詞彙,對我的工作幫助很大。

113464 (re)

4. 隨時準備面對挑戰

在暴雨連場的雨季工作,是一件又艱辛又危險的事。尤其是滂沱大雨時,難民營的情況會在極短時間內變得極其惡劣。泥漿會湧進水靴裡!當我想嘗試爬上用沙包堆成的「樓梯」時,整條「樓梯」隨時崩塌!

113465 (re)

5. 保持耐性

我學懂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保持禮貌及耐性。我本身不是十分有耐性,但當我要在難民營裡工作時,儘管我已將公共衛生的內容重覆千次(例如如何洗淨雙手),我也必須要保持耐性,繼續將知識傳授下去。

每當難民告訴我,樂施會的工作如何能夠幫助他們,這成為了我最大的滿足感。我們定期舉行民眾大會,提供平台讓難民表達意見。最近,一位爺爺跟我說:「我們很高興樂施會來到我們社區,聆聽我們的需要。謝謝你們的工作。」這些說話,對我是莫大的鼓舞!

background

了解更多:www.oxfam.org.hk/tc/refugeecrisisinbangladesh.aspx

 

 

 

 

 

 

A love letter to myself

Lei Guangqing joined Oxfam Hong Kong in 2005 as a programme officer for the Rural Development and Disaster Management Team of the China Programme Unit. Photo: Antonio Leong / Oxfam Hong Kong

Lei Guangqing joined Oxfam Hong Kong in 2005 as a programme officer for the Rural Development and Disaster Management Team of the China Programme Unit.
Photo: Antonio Leong / Oxfam Hong Kong

By Brenda Lee, Senior Donor Communications Officer

Why do you want to run a marathon?

If you ask 100 people, you will hear 100 different reasons and their stories.

Here is Lei Guangqing’s story.

In 2015, at 44, Guangqing started running. At that time, he had been working at Oxfam for 10 years. Prior to that, he had worked as a clinician for nine years, and had engaged in drug research at Fudan University for another five years prior.

Why did he give up being a clinician to become a development worker? I didn’t ask. All I know is that he enjoys his work of helping people help themselves, and he is happy to be able to contribute his medical knowledge in his development work.

Guangqing visited Oxfam’s rural livelihood and health projects in Shibanhe Village, Hezhang County, Guizhou Province with Oxfam Ambassador Sammy Leung a few years ago.

Guangqing visited Oxfam’s rural livelihood and health projects in Shibanhe Village, Hezhang County, Guizhou Province with Oxfam Ambassador Sammy Leung a few years ago.

Life is a marathon

We all hope to live a happy and fulfilling life. However, the older you get, the more fragile you understand life is. The past few years were very tough for Guangqing – dealing with challenges and setbacks at work, taking care of his wife who was battling cancer, and his son who was preparing for the National 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 In 2016, he ran his first marathon. He ran for his ailing wife. He wanted to encourage her not to give up. He also ran for himself as he was becoming overweight.

Guangqing before training for a marathon.

Guangqing before training for a marathon.

Keep running!

In a marathon, if you want to win, you must outrun other runners on the track.

In your life journey, if you want to succeed, you just need to beat yourself!

Marathon running offers physical and mental health benefits.

‘For me, running marathons train me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 and more able to cope with adversity,’ said Guangqing. He explained, ‘Marathons let you communicate with your body. When you are running, you are also entering a state of meditation in which your mind that is clear and focused. Many runners drop out in the middle of the race when they hit the wall. I have learnt not to give up easily and this spirit I’ve learnt through running marathons has enabled me to overcome the hurdles in my life over the past few years.’

Marathon running has changed Guangqing’s life for the better.

Marathon running has changed Guangqing’s life for the better.

Achieving your personal best is much like achieving happiness – it can only be obtained by hard work and continued efforts.

In July 2016, Guangqing finished his first marathon in 5 hours 27 minutes. Over the next two years, he ran 13 marathons and four ultramarathons. In the 2018 Chongqing Marathon, he finished at 3 hours 30 minutes 36 seconds; his personal best continued to improve by almost one hour every year.

We may be able to beat physical limits and achieve something great, but no matter how hard we try, we cannot beat death. Guangqing’s wife passed away last year. His son also moved to Beijing to study.

He suddenly felt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Life must go on

He works very hard at his job.

He continued to run every day and took part in many marathons in different cities in China. Whenever he gets home now, tired from work and exercise, there is no one to greet him or comfort him.

Life is a journey people need to take alone sometimes.

His marathon journey is not one he needs to take alone though. He has inspired and encouraged some colleagues at Oxfam’s Guiyang office to start running. In May this year, I was on a work trip in Guizhou with Guangqing and two colleagues. We visited women of the Miao ethnic minority in Danzhai County to see how Oxfam’s project is empowering them to earn an income, enhancing their confidence to take part in the development of their community, and encouraging them to learn and share their traditions through Miao batik handicraft. I remember seeing Guangqing and our colleagues jog early in the morning and after work at night every day during the six-day trip. They have also registered to join the 2018 Oxfam Trailwalker which will be held in November.

Guangqing (second from left) and colleagues at the Oxfam Guiyang office at the 2018 Huangguoshu Marathon. His passion for running has inspired and encouraged our colleagues, who now jog with him every day.

Guangqing (second from left) and colleagues at the Oxfam Guiyang office at the 2018 Huangguoshu Marathon. His passion for running has inspired and encouraged our colleagues, who now jog with him every day.

Guangqing said, ‘I will keep running, as this is a responsibility to me. I hope to inspire more people to run, and let more people know, if you want to experience a different life, run a marathon.

‘There is one thing in common between development work, marathons and the Oxfam Trailwalker: If you set a goal and work hard to achieve it, you will achieve it, no matter how painstaking the process is.’

I am not a marathon runner. I may not understand why so many people love it. But I do believe that it can humble you, transform you and empower you.

Photo: Antonio Leong / Oxfam Hong Kong Guangqing with Yang Xiuzhen, who participated in Oxfam’s project. Yang and other women in her village earn an income by designing and producing batik handicrafts, which are unique to the Miao people.

Guangqing with Yang Xiuzhen, who participated in Oxfam’s project. Yang and other women in her village earn an income by designing and producing batik handicrafts, which are unique to the Miao people. Photo: Antonio Leong / Oxfam Hong Kong

bing

Brenda Lee is Senior Donor Communications Officer at Oxfam Hong Kong. She visits Oxfam’s development programmes around the globe to see how our work help people help themselves.

 

 

 

 

 

 

給墨西哥人民生命之源

20171214_152132 (reduced)

楊允祈 樂施會國際項目助理幹事

早前我去了墨西哥考察樂施會在當地的項目,到達墨西哥後才知道原來食水供應在當地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墨西哥城座落在一個寬廣的平原上,這裡曾經有45條河流和5個湖泊,包括世界上最大的湖泊之一,特斯科科湖,但這些湖泊河流都被歷代殖民統治者排乾來發展。現在的墨西哥城要面臨水資源分配不平等同嚴重缺水的問題。

在偏遠地區同部份貧民窟,有30萬人完全沒有水管連接,居民要向水車買貴水。居民為了等水車,更影響了工作和學業。

20171214_142909 (reduced)

即使有水管連接,食水供應也是不足夠。去年9月墨西哥城發生7.1級大地震,水管受損,滲漏率由四成上升至六成,加劇了食水流失。有些情況下,居民支付一立方米水費,由水管運送入屋,只剩下到半立方米。而水的價格由每立方米7到160比索不等,即是3至66港元左右,住得愈偏遠水費愈貴,令很多窮人要捱貴水費。部份家庭甚至要用超過家庭三分一的收入買水,令草根階層叫苦連天。

由繁華的市中心坐半個鐘頭到郊外,窗外全部都是一座座灰色的山,仔細看全部也是由鐵皮屋和帆布木屋組成的貧民窟,這些貧民正是食水供應不平等的受害者。

當地社區一直努力開拓水源,在地區組織建議下,樂施會與一間小學合作,在操場試驗興建收集雨水的設施,這個操場上蓋每年可以收集70萬公升水,相等於90架水車的食水,大大減輕學校家長買食水的負擔。墨西哥城市內正討論興建大型的水利項目,在社區內設立小型、容易維修,以人為本的供水設施,似乎更符合郊外市民的需要。樂施會正在區內進行類似供水項目。 水是生命之源。為所有人提供食水同衛生設施,是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的第六大目標,亦是每一個政府對人民的責任。我們和墨西哥人民都寄望新上任的政府,把食水視作人權,而不是資本,每個人不論貧富都有公平取得清潔食水的權。

20171213_140537 (reduced0楊允祈(Meanna)於2015年2月加入樂施會。她在國際項目部的工作重點是南南夥伴關係。她喜歡旅遊,閱讀和瑜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