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生命 勿忘初衷 – 災難面前給我的提示

116174 (small)

凌晨四時,鬧鐘把我叫醒,我立刻趕乘飛機前往莫桑比克的港口城市貝拉(Beira)。熱帶氣旋伊代(Idai)早前在貝拉登陸,當飛機開始降落時,我看到伊代對港口造成的嚴重破壞。貝拉彷彿剛遭到空中轟炸:全市的房屋被夷為平地,有些房屋仍淹沒在水中;屋頂被吹走;樹木被連根拔起;農田和農作物被大水淹蓋。貝拉有90%面積的土地仍淹沒在洪水中。

貝拉港機場是該市唯一一處通訊設施仍能正常運作的地方,聯合國和多個國際救援機構因此在機場設立救援基地,令機場形同作戰部署中心。在救援機構工作的房間,牆上貼滿地圖,救援人員擠在一起,商量如何盡快把物資送到水深火熱的災民手中。

IMG-20190312-WA0041

在機場,直升機和飛機起飛的聲音此起彼落,因為路面交通仍未修好,救援人員只能靠空運把物資運至災區。Buzi是貝拉市災情最嚴重的地區之一。據報導,因重災區的房屋仍淹沒於水中,居民只能移往屋頂生活。樂施會與當地合作夥伴AJOAGO組成的救援隊伍,使用直升機向住在Buzi的家庭發放毛毯、水桶、蚊帳、內置瀘芯的儲水桶、湯匙和包東西用的布等,希望這些物資有助預防霍亂和瘧疾等致命傳染病的散播。

在等待直升機起飛時,我們去到距離貝拉約30公里處的Dondo,救援組織在那裡設立了一個營地,為風災災民提供臨時居所。我在Dondo遇到很多災民,他們儘管已失去一切,但在疲憊的面上仍展露著微笑。我在那裡逗留了短短一個下午,卻聽到很多鼓舞人心的故事。

COSACA是一個由樂施會、CARE及救助兒童會等救援機構一起成立的組織。 Jacinta Verisha與她四名孩子現時居住的帳篷,就是由COSACA捐出。Jacinta說:「我們無法改變伊代正面吹襲,這亦已成現實。颶風吹走我們的毛毯和食物,粉碎我們的家,使我們失去一切。我們正等待雨水消退,可以回家,重建家園。」

我帶著一連串問題離開Dondo:Jacinta仍要在Dondo留多久? 她和家人可以回到自己的家嗎? 她的孩子又可以會回到學校上課嗎?瘧疾或霍亂等疾病通常都會在災後爆發,她一家又能否避過傳染病的感染? 氣候變化令地球出現更頻繁和破壞力更大的風暴,又會有多少人因而家園盡毀?

雖然我沒法回答這些問題,但我可以肯定地說,樂施會及我們在世界各地的支持者,在未來的年月裡會繼續協助有迫切需要的人,向他們提供清潔食水和臨時棲身之所等緊急支援,幫助他們重建家園及生活。像Jacinta這樣的災民急需幫助,樂施會的救援工作將為他們的生活帶來巨大變化。拯救生命是我加入樂施會的原因,在貝拉港的經歷再次提醒我的初衷。

樂施會傳媒事務統籌Stewart Muchapera 寫於莫桑比克貝拉港
翻譯:譚兆文(樂施會傳訊幹事)


強烈熱帶氣旋「伊代」(Idai)於3月14、15日吹襲非洲南部國家馬拉維、莫桑比克和津巴布韋,引發廣泛地區水浸,多處地區頓成澤國,道路被毀,電力中斷,大批民眾家園盡毀,農作物化為烏有,超過260萬人受災。三國政府已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災難狀態。樂施會的救援人員連日來於多個受災地區展開救援行動,為災民提供安全飲用水及衞生用品,包括淨水丸、水桶、肥皂、蚊帳、女性衛生用品等,以確保公共衛生,盡力解除水傳播疾病爆發的威脅,並將為受災地區的弱勢家庭提供長遠支援。

了解更多:https://www.oxfam.org.hk/tc/CycloneInSouthernAfrica.aspx

Cyclone Idai in Zimbabwe

‘I signed up to work at Oxfam to save lives’

My alarm clock goes off at 4 am. I had deliberately placed it away from my bed so I would be forced to get up. For days I had been trying to get on a flight into Beira, the port city in Mozambique where cyclone Idai made landfall, and so I couldn’t afford to miss this one.

As the plane begins its descent into Beira, I get my first glimpse of the damage inflicted by Idai and the floods that preceded it. I knew Beira had been hit hard – that 90 percent of the city was still under water – yet nothing could have prepared me for what I saw. Beira resembles a city at war: homes have been razed to the ground as if bombed from the air; some are submerged in water; roofs have been blown away; trees uprooted, and fields and crops flooded.

On arrival the airport is abuzz with activity. It’s the only place in Beira with functional telecommunications so the United Nations and many international aid agencies have made it their base – and this is where I will be living for the coming days. Much of the building resembles a war room: maps cover the walls and everywhere; men and women are huddled together trying to work out how to get aid out to people in desperate need.

A road damaged by Cyclone Idai in Sofala province, Mozambique 

There is the constant noise of helicopters and planes taking off with emergency supplies for areas in the city and beyond that are only accessible by air. Oxfam too is working a local partner organisation, AJOAGO, to organize a helicopter to distribute family kits to communities in Buzi, one of the worst hit areas of the city where families are reported to be living on the rooftops of flooded houses. Each kit contains blankets, a bucket, mosquito nets, a jerry can, spoons and cloth wrappers. The hope is these kits will help prevent the spread of deadly diseases such as cholera and malaria.

While we are waiting for the flight, I head for Dondo, about 30 kilometers out of Beira, where a camp has been set up for displaced people. Armed with a notebook and a camera, I spend the afternoon listening to inspirational men and women who, despite losing everything, still wear a smile on the weary faces.

“There is nothing we could have done – we were in its path. We lost everything – our homes, blankets and food. We are waiting for the rains to subside so that we can go home and rebuild,” said Jacinta Verisha, a mother of four who lost her home and now living in a tent donated by COSACA, a consortium of aid agencies including Oxfam, Care and Save the Children.

As I bid farewell to Jacinta l wonder how long she will have to stay in the camp. Will she and her family make it home? Will her kids get back to school? Will they survive the outbreaks of disease such as malaria or cholera that so often strike in the aftermath of major disasters? How many people like Jacinta will I meet? How many more people will have their lives turned upside down as climate change brings more frequent and more destructive weather to our continent?

116165lpr

What I do know is that Oxfam, and its supporters across the globe, will make a huge difference to people like Jacinta – providing emergency assistance such as clean water and shelter to people who desperately need help now and helping people rebuild their communities, and their lives, in the months and years ahead, and help. I signed up to work at Oxfam to help save lives – being here in Beira is stark reminder me of that.

Stewart Muchapera, Oxfam Media and Communications Lead, writing from Beira in Mozambique)


The cyclone has wiped out entire villages, destroyed crops, damaged roads, and isolated communities. It is estimated that more than 1,000 are feared to have died, while thousands more are missing. Over 2.6 million lives have been devastated, with millions left destitute without food or basic services;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survivors in Malawi, Mozambique and Zimbabwe are also at risk of waterborne diseases such as cholera and diarrhea. Oxfam initially aims to reach half a million people across Malawi, Mozambique and Zimbabwe. For more on Oxfam’s response, please visit https://www.oxfam.org.hk/en/CycloneInSouthernAfrica.aspx.

被遺忘的角落
在盼望的人們 坦桑尼亞難民營探訪記

DSC6546

撰文︰區家麟
圖片︰高仲明 / 樂施會義務攝影師

「幸福的家庭總是同一個模樣,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來到東非坦桑尼亞,我又想起托爾斯泰所寫的名句。

看看坦桑尼亞周邊國家,南方的莫桑比克,冷戰時代打過二十年美蘇代理人戰爭,馬拉維一直在饑荒與赤貧中掙扎,雨林中的剛果從來國不成國,盧旺達與布隆迪廿年前的種族屠殺舉世震驚,烏干達有獨裁統治,肯尼亞算是較為穩定,但近年選舉常見種族仇殺。

恩都塔(Nduta)難民營,十一萬布隆迪難民,何去何從?

恩都塔(Nduta)難民營,十一萬布隆迪難民,何去何從?

坦桑尼亞人很自豪,選舉一向和平,無種族衝突無內戰無饑荒,早年更成為周邊國家獨立戰士與異見份子的暫棲地。但坦桑尼亞也有自己的不幸,六十年代跟毛澤東走,搞集體農莊、計劃經濟,雖然沒有大躍進般極端,但足以令這個東非大國失落了二十年,經濟停轉,恨錯難翻。

就是這個自顧不暇的國家,在西部邊陲有三十萬難民等待援助。我們從最接近的機場,驅車五小時才到難民營;沿路的紅土高原,旱季不能耕種,地廣人稀,很多村落缺水缺電,還要照顧二十五萬布隆迪難民與六萬剛果難民。

布隆迪的種族衝突不是廿多年前的事嗎?還未平息嗎?新一波難民潮2015年開始,這次肇因主要不是種族仇殺,而是政治逼害。做滿兩任的總統恩富倫齊扎競逐連任,聲稱合法合憲,引發反對派抗爭;聯合國讉責當地施行酷刑、暗殺、法外處決,高峰期有三十五萬難民逃到坦桑尼亞。

Jacques (化名)在樂施會的培訓班,學習農業知識,並獲支援在家門前建立小菜園。他希望成為出色的農夫。

Jacques (化名)在樂施會的培訓班,學習農業知識,並獲支援在家門前建立小菜園。他希望成為出色的農夫。

我們在難民營遇到二十七歲的Jacques(化名),「資深難民」他當之無愧。Jacques的人生,大部分在難民營渡過。兒時因家鄉種族屠殺,父母帶他避禍,2010年局勢緩和,重回故土,新生活在望,怎料五年後他又回到難民營。

Jacques說,布隆迪的執政黨逼年輕人入黨成為武裝民兵,會配槍,要你向反對派勸降,若然拒絕就逼你大開殺戒。

DSC04740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Jacques在難民營參加了樂施會辦的種植班;他的夢想是做一個好農夫;他認為,這裏的人耕種不夠認真,他深信自己務農,可以改變命運。

他眼神堅定,夢想亦卑微貼地,不過,難民營無地耕種,如何圓夢?

Jacques說,他看不到出路。

我問他何處是家,他苦笑一下,說布隆迪是他的家,但一天現任總統與他黨羽掌權,他都不會踏足故土。

半輩子活在難民營,這裏的生活,有什麼美好回憶?Jacques說,他喜歡這裏的平靜。

開始自願遺返計劃

坦桑尼亞政府倒待難民不薄,這裏有的是土地,幾片山頭劃作難民營,佔地甚廣。我們到訪的Nduta營地,有一片大森林,驅車繞一圈需時半小時。難民初時住在帳篷中,時日一長,自己燒磚建平房,門前有空地可以種少量蔬菜。難民營也沒有圍牆,難民可以偷偷出外撿拾柴薪,甚至幫附近村民打工種田。若非營內滿是救援組織的標記,你會以為這是一條普通的村落。

去年八月,在反對派杯葛選舉下連任的布隆迪總統恩富倫齊扎,親臨難民營試圖說服難民回國;坦桑尼亞亦隨即關閉邊境,不再接收難民,開始自願遣返計劃,至今已有萬多人遣返,四萬人登記輪候中,剩下廿多萬難民有些舉旗不定,有些堅拒回國。

其中一位難民對我們說,不能信任恩富倫齊扎,因為一切亂局他是始作俑者。恩富倫齊扎的身份也很特別,多年前他曾經在這裏的難民營待過,徵集義士、組織遊擊隊奪取政權,今天身份逆轉,他深明一幫反對派聚集於邊境不遠的難民營,乃計時炸彈。

Niyela  (化名) 帶著自己的孩子,與姊妹的女兒流徙到坦桑尼亞。當被問若可回國必須帶上甚麼時。她說 : 我一無所有,最寶貴的,就是我的子女。

Niyela (化名) 帶著自己的孩子,與姊妹的女兒流徙到坦桑尼亞。當被問若可回國必須帶上甚麼時。她說 : 我一無所有,最寶貴的,就是我的子女。

其中一位表明不會回國的,是35歲的寡婦Niyela,她帶着五個孩子走難。Niyela身型瘦削,滿臉愁容,我們透過兩重翻譯訪問,她全程沒半絲笑容。她是胡圖族人,而非較弱勢的圖西族,逃難是因為一位姐妹嫁了一位圖西族人,結果雙雙被殺,她收養的姨娚也因為有圖西族血統,生命受威脅,她只好帶同自己四個仔女,一齊逃難。

難民的食物,由聯合國的世界糧食計劃署統籌分發,但因為資金不足,去年只及營養標準約七成。Niyela 為免孩子挨餓,忍痛賣了逃難時帶在身邊的一部單車,用錢買食物。她全屋最值錢的東西,是早些時她到森林裏收集的柴薪;煮食要生火,一燒就化成炊煙的柴枝,乃難民的寶貝。

我們問Niyela,若有一天要離開難民營,有什麼最寶貴的一定會帶走?

Niyela說,她一無所有,最寶貴的,就是她的子女。

這片被世界遺忘的角落,廿多萬人,無聲地等,志願組織能做什麼?他們提供補充糧食、鋪設水利工程、解決食水衞生,又在營裏組織訓練班,教他們修理摩托車、教他們種植新知,務求他們在無止境等待的日子,有一技旁身,不會虛耗光陰,重燃希望。

不幸故事不計其數

近月來,情況慢慢起變化。坦桑尼亞政府催谷難民回國的態度漸趨強硬,例如加強管理難民營,阻撓難民去附近森林斬柴、禁止難民外出工作;往日難民營內外有市集,難民可以做小買賣,賺點外快或補充糧食,現在市集次數大減;政府亦禁止志願組織用派發現金方式濟助單親家庭或病弱的難民。種種措施,限制物資的流通,難民生活可能愈來愈艱困,目的就是要減少難民留下的誘因,選擇自願遣返。

堅持留下來的人,不幸的故事還有很多。

有一個家庭,本來已經自願遣返回鄉,卻發現田地已被侵佔,無法生存,只好重返難民營,但接受遣返後會失去難民身份,無資格取得任何援助,以後只能依靠親友接濟。

一位女士逃難時,和十五歲的女兒失散了,她一直尋找女兒蹤影,不願離開。

布隆迪難民孩子天真無邪,小小年紀經歷衝突、流徙,卻仍充滿生命力,以有限資源自製玩具。

布隆迪難民孩子天真無邪,小小年紀經歷衝突、流徙,卻仍充滿生命力,以有限資源自製玩具。

是去是留,很多人害怕公然談論,他們說,布隆迪政府在難民營布滿耳目,縱使身在外國,也恐防被老大哥盯上。

有種顛簸,不是三餐不繼,而是無處容身、漂泊徬徨;有種疲憊,不是坐困愁城,而是無法想像未來,又不能免於恐懼。

從難民營走出來,我仍惦記着孩子們天真的笑臉,他們還未知道成年人的險惡世界,他們在等待一個正常的童年。

原文刊於2018年9月26日《信報》

給樂施會支持者的信

樂施會總裁梁詠雩(右),於去年12月下旬親訪孟加拉的難民營,了解其中一名10歲的難民女孩(中)的需要。(圖片:樂施會)

樂施會總裁梁詠雩(右),於去年12月下旬親訪孟加拉的難民營,了解其中一名10歲的難民女孩(中)的需要。(圖片:樂施會)

親愛的阿樂:

你與樂施會同行,已經超過20年了,這幾天收到你的電郵,你問到底發生甚麼事,有很多疑問。我看到很痛心。

對不起,最近英國樂施會的負面新聞,令大家失望了。

當我們看到傳媒報道,有英國樂施會員工2011年在海地地震救援工作期間,在他們的住所召妓,我和很多香港人一樣,感到極度震驚、痛心。為何會發生這麼差的事呢?

提倡兩性平等,保護女性權益一直是樂施會的工作重點。我們與夥伴為婦女爭取教育機會,幫助婦女面對家庭暴力,工作有實質成果。在樂施會22個聯會成員中,有15位總裁都是女性,包括我自己。我們一直相信向女性賦權,是滅貧重要一環。但這班少數員工的不道德行為,利用當地人的弱勢,完全違背了樂施會的價值,也違背了社會對救援機構的信任。

更令我傷心的是這班人的劣行,抹殺了樂施會正於全球31個人道救援危機中,工作人員的艱苦努力。我在2個月前曾到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營,看到當地救援人員,不眠不休地工作。因為難民不斷急速湧入,我們必須盡快建立食水供應系統。當地工作人員在惡劣環境中,為災民福祉付出,樂施會救援工作的水平一直受到國際社會認同。我親耳聽到,聯合國難民署對我們這樣說。但少數人的劣行令整個機構聲譽蒙污。

人道救援工作從來都是艱鉅的。救援人員要離鄉別井,到偏遠、環境惡劣的災區,在短時間內應對數以十萬計災民的需要,壓力非常大。在人為衝突情況下,救援工作更可能要冒著性命危險進行。尤其在災難後,犯罪份子和色情行業的人口販賣行為伺機冒起,令災區情況複雜。這次事件給我們很大教訓,必須提高警覺,堵塞任何侵犯行為。

2011年英國樂施會就海地事件進行內部調查後,加強了保護措施,例如:改善保密的檢舉機制,以加強機構對弱勢人士的保護等。但證明當時措施並不足夠。上週五國際樂施會公布一個全面計劃,主要內容包括:

成立獨立委員會,請來第三方獨立婦女權益專家全面「照肺」,檢視機構以往對不當性行為個案的處理手法和問責;另會設立全球檔案庫,保存不當行為及濫權的記錄,並向外公布;即時建立人事推薦信息資料庫,杜絕任何已離職或在職嘅樂施會職員,偽造推薦文件,要保證曾經犯事的人,無法再在救援界工作;改善機構文化,加強由同事、夥伴到義工對性罪行零容忍的意識,免受性別歧視及性罪行傷害。

過去數天,除了阿樂你之外,我們收到很多支持者查詢,很多「樂施之友」甚至終止了每月定額捐款,當中有不少已支持了我們10年以上。我完全明白大家的憤怒和失望。我相信新措施能更有效地杜絕害群之馬,我們亦會改善處理手法,最重要的是繼續努力,希望不會因為今次事件,影響大家對世界各地貧窮人和弱勢社群的關懷。

大年初一,我為年花換水時,心愛的花瓶突然掉在地上,碎片散滿一地。結果我花了半天收拾殘局,當我一邊收拾時,一邊想到,2月9日爆出的英國樂施會醜聞後,同樣令很多人對樂施會多年來珍貴的信任破碎了。我很明白,要恢復信任很困難。我再次向我們的支持者、同事、夥伴、義工致歉,我承諾困難再大,我們都會謹守崗位,繼續努力走上滅貧路。

成立數十年來以來,樂施會一步一腳印,為貧窮人努力,為弱勢群體發聲。樂施會爭取降低專利藥物的價格;提倡公平貿易,為小農爭取合理回報;在氣候談判中,協助農民對抗氣候變化。

蘇曼妮亞與她的孩子棲身在Moinnarghona難民營。樂施會在該營地安裝了水泵,蘇曼妮亞步行一小段路可抵達水泵抽取清潔食水。(拍攝:Bekki Frost/樂施會)

蘇曼妮亞與她的孩子棲身在Moinnarghona難民營。樂施會在該營地安裝了水泵,蘇曼妮亞步行一小段路可抵達水泵抽取清潔食水。(拍攝:Bekki Frost/樂施會)

在香港,我們在1976年成立以來,除了國際及內地工作,也有扶助本地弱勢社群,支持可以幫助他們脫貧的政策。樂施會在全球仍有數百個扶貧救災項目,世界上仍有數以億計的窮人,他們不會因為今次事件而不再貧窮下去,我們仍然要努力、再努力,實現「無窮世界」。

這次事件,打擊了樂施會的信譽,但沒有改變樂施會追求公義的決心。我深信樂施會經此一役,已經上了很寶貴的一課,我們會不斷改進,期望機構變得更好。雖然處境困難,我和同事仍然很堅定,繼續做好扶貧工作!

阿樂,我希望你都可以繼續在這追求公義的路上,與我們風雨同路,並肩同行。

祝身心健康快樂!

原文題為「香港樂施會總裁梁詠雩——盼挽回公眾信心續支持救援工作」,香港電台第一台《香港家書》。  

Oxfam梁詠雩
香港樂施會總裁

羅興亞人教懂我的事

文:樂施會傳訊幹事劉德欣
相片提供:樂施會/義務攝影師高仲明

自去年8月25日開始,逾65萬名羅興亞平民由緬甸若開邦北部跨越邊界逃往鄰國孟加拉,引發自1994年來爆發速度最快的難民危機。樂施會傳訊幹事劉德欣Clara與同事、義務攝影師早前到訪了當地。


早陣子和一班朋友去了新界放風箏,與大家在草地上狂奔狂跳時,我想我已經忘了離開校園後,有多久沒有拿起過風箏。看著風箏在香港的天空飛翔,讓我更掛念的是,住在孟加拉羅興亞難民營的九歲男孩Abir和他那高飛的風箏。

去年8月底到現在,有逾65萬名羅興亞人為逃離暴力威脅去到孟加拉東南部科克斯巴扎爾地區(Cox’s Bazar)。我和同事、義務攝影師於去年底去到孟加拉羅興亞難民集中地,到訪了其中兩個難民營──庫圖巴朗及巴魯卡里延伸營。雖然在出發前已讀了很多新聞報導和救援報告,然而親身來到難民營的那一刻,仍然令我感到震撼──用竹枝和膠布搭建的簡陋帳篷,密密麻麻佈滿高高低低的山丘,延綿不盡,眼前這一幅景象是我從未見過的。原來,單單在彼此相連的庫圖巴朗及巴魯卡里延伸營,在數月間迫進了逾54萬人,已成為全球最大的難民營。

羅興亞難民營內,用竹枝和膠布搭建的簡陋帳篷,佈滿高高低低的山丘,延綿不盡。

羅興亞難民營內,用竹枝和膠布搭建的簡陋帳篷,佈滿高高低低的山丘,延綿不盡。

難民營內的都是泥沙路,雖然部分已鋪上沙包,但仍然不好走。我們到訪的前一個月,當地出現暴雨,難民營的路都被水淹沒,我們到達時仍看到水坑處處。這些黃泥小路,路面起伏不平,加上沒有植被,沙質鬆散,令走路更覺困難。然而,營內數十萬人每日的生活就依靠這些「路」。難民因為不同的原因走在路上:到中心領取毛氈糧食的、外出為家人打水、以至斬柴煮食的….. 難民在路上熙來攘往,讓我覺得他們雖然身處困難中,仍為生存努力著。

走在我前頭的有幾位看上去像六、七歲的孩子,為幫忙家人搭營,他們扛著一扎扎比他們高很多倍的竹枝。我們來到一個特別斜的小山坡,我雖穿著行山鞋,仍要放慢腳步,生怕一踏錯會滾下山;他們扛著長長的竹枝卻仍靈活的蹺過我,連跑帶跳的幾秒間下了坡──他們的腳是光著的。

為幫忙搭營,路上的大人和孩子也忙於搬運著一扎扎比他們還高的竹枝。

為幫忙搭營,路上的大人和孩子也忙於搬運著一扎扎比他們還高的竹枝。

食水不足,令婦女和孩子打水的工作更為困難。

食水不足,令婦女和孩子打水的工作更為困難。

難民營內的路,高高低低,水坑處處。左為筆者。

難民營內的路,高高低低,水坑處處。左為筆者。

 

在天空翱翔的風箏

難民營內有很多小孩放風箏。在一個山丘上,我們遇到了正放著風箏的Abir。他和朋友就地取材,用罐頭當線軸,竹枝當骨架,再加上線頭自製了一隻風箏來。他還不知從哪裡找到一個有明星肖象的膠袋,裁成風箏面和飄帶,令他的風箏在天空翱翔時特別醒目。

他的爸爸Shamim告訴我們,他們一家走了幾天幾夜的路程才來到難民營,因為逃難時甚麼也來不及拿,路上只能靠收集雨水,摘野菜和人家接濟。他們來到孟加拉的難民營已經兩個月,仍然得不到足夠的食物和食水,更要與二十家人共用一個廁所。由於營養不足,很多難民的抵抗力都變弱。Abir受訪時也表示受到感染。雖然帳篷裡空空如也,但只要還有風,他還是要放風箏。縱使環境嚴峻,孩子沒有放棄追求快樂的本能,沒有放棄讓內心隨著風箏飛翔。

Abir和他自己製作的風箏。

Abir和他自己製作的風箏。

 

一無所有仍能分享

在另一個山丘上,我們走進一個帳篷和一班婦女交流。那天陽光猛烈,走了一個多小時的山路,我早已全身濕透。在陽光直照下,空空如也的帳篷只覺悶熱。我們坐在鋪在地上的一塊膠布,一邊和婦女們聊著天,一邊滴著汗。她們看到我的狼狽相,拿起一塊布扇輕輕為我撥涼。涼風吹來的一刹,我有點感動。婦女雖然家中空無一物,卻看到我的需要,把當刻僅有的和我們分享。我們只是萍水相逢,她也樂意幫助,我想這就是人道救援的精神。

每一個帳蓬內,都有一個逃生的故事。他們堅毅不屈,排除萬難來到難民營。

每一個帳蓬內,都有一個逃生的故事。他們堅毅不屈,排除萬難來到難民營。

行程中我們走進一個帳篷和婦女交流,她們一個小小的舉動令我感動。

行程中我們走進一個帳篷和婦女交流,她們一個小小的舉動令我感動。

當地同事跟我們說,每個工作人員到難民營的初期,看到營裡的需要、聽到難民的故事,都需要花時間去哭,去消化。但哭完了,第二天就要開始工作。當看到服務的每個人,面對困境是如此勇敢,如此強大,在前線工作的救援人員就更受到鼓舞,要把救援工作做好。雖是老生常談,但我第一次親身領悟,原來當我們能夠幫忙,能夠施予,真的不是因為我們比較強,只是因為這一刻,我們處境比較幸運。而一個人是否強大,是在乎在困難中,你是否仍然能夠快樂和分享。


孟加拉.羅興亞人道危機

樂施會正為難民搭建貯水塔、提供食水和衞生設施。

樂施會正為難民搭建貯水塔、提供食水和衞生設施。

去年8月底開始,已有超過65萬羅興亞人,為逃離暴力威脅,由緬甸逃亡至鄰國孟加拉,他們身無長物,棲身於環境惡劣的難民營內,缺乏足夠的食物、食水及廁所,很多孩子捱餓,更普遍有腹瀉,傳染病爆發的危機日大。四月更會步入雨季,簡陋的帳篷將難以抵禦風雨吹襲,情況令人憂慮。

樂施會正在當地展開救援工作,為難民搭建貯水塔、提供食水和衞生設施、派發應急糧食、向婦女發放衞生用品包等,至今已支援了超過18.5萬人。孟加拉的羅興亞人道危機,是1994年以來難民人口急增得最快的人道危機,情況危急,您的關注及支持,能助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渡過難關。

想知更多
http://www.oxfam.org.hk/tc/refugeecrisisinbangladesh.aspx

伸出援手
https://www.oxfam.org.hk/tc/oneoffdonationform_17it1025.aspx

 

22548655_10154918479668053_9107531111546909994_o劉德欣2015年初加入樂施會,負責傳訊工作,喜歡聆聽世界各地貧窮人的故事,亦關心本地議題。

我們都是毅行者 菲傭姐姐跑起來

從左至右:Bernadette、Beverly、Aleli 與Marian

從左至右:Bernadette、Beverly、Aleli 與Marian

每逢周日一眾「姐姐」在忙碌工作一周後,終於能好好休息一天。她們有的在公園、廣場野餐,和朋友相聚。但有四位「菲傭」沒有休息,反而在加緊訓練,正在為11月17日至19日舉行的樂施毅行者做準備,她們就是Aleli 、Marian、Bernadette和Beverly。

38 歲的隊長Aleli已經在本港工作近14 年了。她來到後就愛上了這裡的山景,愛上了爬山,每逢周日遠足。她說:「我對遠足的熱愛戰勝了疲倦,利用每周僅有的一天假期做了有意義的事。 」

Aleli 在假日不同活動中認識了Marian、Bernadette 和Beverly。她們在菲律賓時都成長於郊野,來到香港同樣喜歡爬山和戶外運動,於是一拍即合。她們在香港遠足覓合團和團友互相支持和鼓勵下,一起練山、和組隊報名參加樂施毅行者,也成為了樂施毅行者歷史上首支全部由菲傭組成的團隊,隊名是「Maid of Heart and Sole 」。

由資深的山友,到新手上路的菲傭姐姐,正引證活動今年主題:我們都是毅行者—-只要有堅毅不屈的團隊精神就可毅行。早前Bernadette因事退出,幸有另一位熱愛行山的菲傭Gina補上。

幸有Gina(左一)臨時參加,「Maid of Heart and Sole」仍可以繼續參與樂施毅行者

幸有Gina(左一)臨時參加,「Maid of Heart and Sole」仍可以繼續參與樂施毅行者

43歲的Marian在隊員中年紀最大,但這並沒有成為她參加的阻力。「年齡只是一個數字。 」她說。除了周日參加遠足訓練,Marian每天都抽出1小時鍛鍊。

已參加樂施毅行者17 年的香港遠足覓合團幹事羅小韜(左三)支持她們參加,他對這支隊伍很有信心。

已參加樂施毅行者17 年的香港遠足覓合團幹事羅小韜(左三)支持她們參加,他對這支隊伍很有信心。

更難得的是,她們的僱主十分支持她們參與。Aleli說,僱主不但鼓勵她們參加,更捐錢支持她們的隊伍。活動臨近還主動詢問是否需要增加休息時間。

除了參加訓練,她們還會上山下海清理垃圾。今年8月時,Beverly曾在大嶼山的各個泳灘清理油污。

她們說,無論是參加樂施毅行者,還是清理垃圾,所有成員都盼望自己的努力能夠喚起本港公眾對菲傭,甚至是外傭群體的關注,了解她們除了買菜做飯,也會有自己的生活和興趣,還能在閒餘時間對社會有所貢獻。

本港的外傭眾多,卻又是較邊緣的群體,目前超過30萬名外傭中,大部份來自菲律賓和印尼。她們和僱主同住,通常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時都很長,周日是唯一的休息日。公眾對她們的形象標籤化嚴重,她們希望展示外傭的另一面,讓公眾可以看到她們更多的可能。

樂施毅行者還有幾天就起步,大家這幾天看見她們在山上練習時要為她們打氣啊!

樂施毅行者活動詳情: www.oxfamtrailwalker.org.hk

同阿女兩小時的難民體驗

img_4606

圖 / 文: 冰冰媽媽

喺香港,教育係一種消費,我哋好容易花費左啲金錢,就以為滿足左仔女教育嘅需要,好多時候錢洗咗,但係亦唔見得小朋友從中「學習」了什麼,更遇到好多經驗,以為可以提升佢嘅興趣,相反仲嚇怕左佢學習嘅動機!

我同阿女去了一個很特別的工作坊,是有關「體驗難民」,樂施會工作坊名額好少好快就已經full !有時候自己有職業病,其實都唔想,但係又忍唔住心中評論一下不同導師帶領方法同設計,今次嘅工作坊,一個咁難令小朋友明白嘅議題,可以點玩呢?而且參加者年紀都有幾年嘅分別,又如何照顧好似我個女比較細小嘅小朋友呢?

細節唔仔細講,但係導師既處理/設計真係非常值得讚賞!由一個簡單的繪本故事開始,一層層帶小朋友進入難民嘅心路歷程,當你要同家人分離的時候,有什麼感覺呢?投入的小朋友有些小眼睛也紅了!阿女説:「我以後都唔再玩呢個遊戲(活動)啦!」(證明非常投入)然後導師又細心地因應小朋友嘅年紀能力,比佢哋擔任唔同難民嘅責任,小朋友又覺得好玩,但係又真係體驗到難民嘅辛酸,最後先至比佢哋睇返呢個世界現實嘅情況,比佢哋知道世界嘅另一面,究竟發生乜嘢事。

小小嘅朋友,我哋未必需要佢完全了解整個世界發生嘅實況同資訊,但係從小可以建立關愛社會嘅概念,世界不是只有自己,但可以由自己開始思考同其他人及社會、世界嘅關係,一點一滴累積世界公民的意識!工作坊小朋友都非常投入、主動思考及積極討論!(當然父母也要一起投入啊!)

活動完結之後,我同阿囡都內心滿滿的!感謝主辦單位同導師!

大家可以到以下連結,暑假活動剛接受報名:樂施會「無窮世界」親子體驗學堂

WhatsApp Image 2017-06-20 at 14.35.46冰冰媽媽(陳渝英)
一位媽媽,資深兒童藝術教育家丶心理治療師及戲劇導師,曾任香港電台兒童電視節目《點蟲蟲-開開心心學飛》、《小伙子大本營》等節目主持 。

為開珍珠奶茶店而努力 – 台灣移工的故事

Yani_03

圖 / 文:One-Forty

台灣,每40人當中,就有一位是從東南亞國家來打工的工人,台灣人一般稱他們為移工,這批來自印尼、越南、菲律賓、泰國,主要從事家庭看護、工廠勞工或在漁船上的工作的移工,人數多達60萬以上。他們大多數都是因為家鄉缺乏工作機會、工資低或其他貧窮問題,而選擇離鄉背井到台灣打工,為自己和家人爭取更好的生活而打拼。來自印尼的Vevi Elviyani Apandi 是其中一名移工,她於2015年開始參與由樂施會夥伴機構One-Forty幫移工舉辦的活動,以下是她的分享。

我的名字是Vevi Elviyani Apand,也可以叫我Yani,今年25歲,來自印尼。我在台灣照顧重病老人家已有五年,我老遠來到台灣的目標是為了儲錢上大學,這是父親生前最後的一個心願。在台灣,我很幸運的有一位對我很好的僱主,工作兩年後僱主給我每個星期天放一天假,讓我有時間學習新事物,也因為這樣我在2015年中認識了 One-Forty。

2015年7月,Kevin (陳凱翔,One-Forty 共同創辦人,協會理事長)邀請我和其他印尼移工朋友去參加One-Forty「移工人生學校」課程,這是由 台灣(非營利組織)所開設的免費課程。我覺得在One-Forty 「移工人生學校」上課非常的有趣好玩,因為我可以用很快樂的方式學習,老師也很熱情,他們教移工們一步步去描繪自己的未來目標和夢想,且幫助我們去真正了解到將來回到印尼後可以怎樣開展人生計畫。我的夢想是回到印尼後開一家珍珠奶茶店。

One-Forty令我更有勇氣表達自己

One-Forty不僅教我們如何開始創業與經營,他們也教我們如何正確理財、又教我們怎樣一步步去為計畫定出時間表,以及估計所需的資源。學習活動更包括一些好玩又實用的遊戲,通過這些遊戲,我們學習到團隊合作的重要性。參加One-Forty「移工人生學校」是我在台灣工作期間最有意義的一件事情之一,令我在眾人面前更有勇氣地表達自己的想法,也知道該如何去融入群體、使我可以更有自信的表現自我,更不斷地改善我的中文能力。最棒的是,我還認識了許多台灣的朋友。

參與One-Forty的活動讓我成為一個熱情的人,並且對未來滿有信心,One-Forty「移工人生學校」讓我與其他東南亞移工們成為更好的人、活得更有意義。

One-Forty_02

接連起目標與夢想的一座橋

One-Forty 「移工人生學校」的義工們對移工所付出的時間、精力與努力,使我們可以學習成為更好的人,無論我們如何感謝也不會嫌多。我很希望One-Forty的工作可繼續下去,讓移工繼續學習與發揮創意。它有如一座橋,連接起我們的目標與夢想,使我們回國後的生活可以變的更好,再也不需要離鄉工作。One-Forty 使東南亞移工們擁有更廣闊的生活圈,在這裡學到的事情將成為我們珍貴且有用的資產,也是在台灣工作時的美好回憶。

我寫這些,是因為我是一位來自印尼的移工,想要表達出我和所有印尼移工都希望 One-Forty 能把「移工人生學校」的工作一直延續下去,而且能夠一直不斷的向前進,也希望One-Forty使所有移工的打工旅程變的更有價值與啟發人心。

我從台灣及台灣人身上學到了許多事情,在這裡我也正實踐爸爸以及我其他的夢想。可以在這裡工作,成為台灣的一部分是一件很驕傲的事,即使當我回去我最愛的國家印尼時,台灣依然將成為我心中最美麗的地方。謝謝台灣,我愛台灣。


有關 One-Forty 的工作:東南亞移工們在台灣工作期間,難以累積有用的工作知識和技能,回國後,未必有助他們找到更好的工作機會;也有移工回國後用積蓄去經營小生意,但由於缺乏營商知識,失敗風險很高,令他們再度落入貧窮,需要再出國打工,陷入惡性循環。此外,台灣民眾對於東南亞移工有不少刻板的負面印象,令移工們在台灣期間難以融入當地社會,面對不少歧視。

One-Forty (台灣四十分之一移工教育文化協會) 是一間關注東南亞移工議題的新創非營利組織。自2016年開始,One-Forty在樂施會的支持下展開「移工人生學校」項目,讓東南亞移工在台工作期間,有機會學習實用的營商知識和技能,提升他們規劃生涯的能力,以利他們打破貧窮的惡性循環;One-Forty 又每月籌劃「東南亞星期天」,透過有趣的文化交流活動,促進台灣民眾與東南亞移工的接觸和對話,建立同理心,建立更多元、友善的社會。

One-Forty_03cropped

在職貧窮 磨得窮 — 從工友堅毅身影學懂填詞

1

在今時今日的香港,「勞力」是甚麼?

樂施會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中舉行的「勞力是…… #窮得只剩份工 視覺藝術展」將於明天(周五)結束展覽,討論在職貧窮的問題,當中正是思考勞力是甚麼。由同事隨口唱起的「勞力是無止境」一句歌詞開始,構思展覽的主題曲,我們改編《陀飛輪》的主題曲,填詞成《磨得窮》, 由音樂人徐嘉浩演唱。對於樂施會來說,改歌詞可能是一個新嘗試,但是,用不同渠道不同方式讓大眾看清不公平制度及其衍生的貧窮問題,我卻相信這是樂施會一直以來的重要工作。

Continue reading

Seven brilliant questions you asked about Oxfam’s Inequality report

Davos2017-1170e

Oxfam’s new inequality report, which found that just 8 men own the same wealth as half the world, is making headlines around the globe. Since we launched we have been inundated with questions from people who want to know a bit more. Here we reply to five of the most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