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賦權

綠腳丫與樂施會合辦的親子閱讀工作坊。

綠腳丫與樂施會合辦的親子閱讀工作坊。

教育的其中一個作用是促進社會階層流動,可惜現體制漸漸失去此功能。兩個小孩,一個來自貧窮家庭,另一個來自中產階級家庭,面對著重經驗及家庭支援的幼稚園、小學入學面試,來自貧窮家庭的孩子總給比下來。事實上,隨著傳統名校紛紛轉為直資校,來自貧窮家庭的孩子,在報讀學校的選擇方面,又比中產小孩少了。

Continue reading

夏日的維多利亞城之旅

10644991_614263468691167_9222118029835930534_n2011年香港的堅尼系數高達0.537,反映嚴重的貧富懸殊現象。參考許多國家的經驗,公平的教育機會是收窄貧富懸殊的有效方法,不過現時香港的社會環境及教育政策能否保證有「公平的」教育機會?若社會對基層學生的支援不足,長遠必造成嚴重的跨代貧窮問題。

現時的學制和社會均要求學生有更廣闊的視野,而社經地位較高的父母,因着資源和人脈的關係,往往可為子女得到這些「視野」。為了擴闊基層學生的視野,培養他們成為有承擔的「世界公民」,樂施會於2014年暑假首辦「樂施青年計劃」,設計一個讓基層中學生認識社會議題的考察體驗系列,並安排關懷社會的「社會達人」作導師,希望學生不會只視「名人富豪」為人生榜樣,反而從這些導師身上看見改變社會的各種可能性。

圖/文:鄒頌華 

在接到樂施會教育幹事Kelly邀請,成為該會「樂施青年計劃」(Summer Youth Programme)的合作夥伴時,其實有一刻我有猶疑,香港的中學生真的對「行街說歷史」有興趣嗎?

以行街方式欣賞香港 

去年八月,我和我的拍檔們成立了「活現香港」,希望推動以行街的方式去欣賞和了解我們的家鄉──香港──一座有一百七十多年歷史的城市。一直以來,我們設定的服務對象都是成人,至少是大學生,畢竟有過社會歷練的人才會對較深層次的歷史文化故事有興趣和產生共鳴。我們也曾經服務過直資中學的學生,但效果不是很理想,學生們全程呆若木雞,不發問也不觀察,只待活動完結,回家打機去。尤記得當時一位負責活動的老師很感慨說,這些中產港孩,一有假期就去遊學,倫敦、巴黎、紐約都去過了,還會看香港上眼嗎?儘管香港是自己的家。 

10559845_614262732024574_3857954287113080618_n的確,現在許多學生不愁課外活動,遊學團更是多不勝數。得來太易的結果是,學生毫不珍惜學習的時光,每每在活動中聽的最津津樂道的是老師,而不是同學。那次,也是我第一次為中學生搞城市導賞的體驗,確實令我有點失望。 

但是在Kelly的游說下,我還是抱著姑且再試一次的心態去搞一次。Kelly說,Summer Youth Program的學生來自不同學校,背景也不一樣,而且,他們學業不錯,但並沒有如上述說一放假就遊學的學生們那麼好運,這個計劃是希望他們也有機會擴闊視野。 

我相信,要增廣見聞,出境遊學固然吸引,但在自己的家鄉旅行也同樣精彩。於是,在七月一個周末,我們把課室搬到街頭,在維多利亞城中的大街小巷穿梭,重溫甚至是發掘我城鮮為人知的往事奇聞。

漫步到皇后像廣場 

維多利亞城的心臟地帶就是今天的中環。我們從港島半山堅道的孫中山紀念館出發,一直漫步到山腳下的皇后像廣場。最初,我擔心這個每天也有許多人進進出出的市中心,沒有什麼異國情調,能引起同學們的興趣。豈料,原來大部份參加計劃的同學們,也是首次踏足這個地方。

10641020_614262378691276_1487862458737761233_n由第一站孫中山紀念館,至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動植物公園、前港督府和聖約翰大教堂等,這些建築群不但漂亮,而且還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例如歐亞混血兒家族何東(孫中山紀念館原為何東胞弟何甘棠的故居)如何見證香港的崛起;葡萄牙除了把天主教帶到香港,還協助建設初期的殖民地政府;英國人如何綠化香港;聖公會教徒又如何推動早期的婦女運動;而今天每逢周末都可在皇后像廣場見到的外傭,又如何解放香港的婦女勞動力?

不同種族的人,在不同時期對香港作出的貢獻,這些在課堂和課本中沒有教的東西,同學們看來並不覺得沉悶,反而用心去聆聽和發問。而香港這個由多元種族組成、充滿不同機會的社會,雖然一度被人遺忘,但走著走著,好像又啟發了同學們思考未來的一些路向,其中一位準備投身婚禮管理行業的同學,就對華麗的教堂特別有興趣。未來,不止是升學一條路,而是條條大路通羅馬。

兩小時的導賞活動結束,但我相信同學們的旅程才剛展開。活動後,我收到一些同學們的回應,其中一位寫道:「人生並非只有一種方法去走,各人有各人的志向。我們失意的時候並非一無所有,反而可成為新的方向和突破。新的嘗試或有新的發現,令我們大開眼界。」

作為合作夥伴的我們,聽到這番話也是極大的鼓勵。

IMG_0802

 

鄒頌華為Lonely Planet旅遊指南作者、社企「活現香港」創辦人;其文化和評論文章常見於本地及國際媒體包括BBC和CNN。

 

《小英與阿Nick》開出「無窮」的花

image005 resized

圖文/佛教茂峰法師紀念中學梁倩盈老師

「有嘢玩喎,一齊去丫!」

200x年,因為大學同學一句簡單的邀請,我便帶著一顆好奇心,跟隨大學義工組織到樂施會互動教育中心參加《小英與阿Nick》──貧與富互動探索之旅。

《小英與阿Nick》撒下了種子

透過多媒體效果、角色扮演、互動遊戲和討論,我們一步步解開懸念,認識了「小英」和「阿Nick」兩位朋友和玩具廠火災事件。當時,身為大學生的我們,對「阿Nick」的生活態度很有共鳴──學習機會垂手可得,卻沉醉於物質生活。而類似「小英」的故事,雖然我們也時有聽聞,但始終感覺遙遠,從未如此設身處地理解弱勢生產者的苦況,更遑論思考不公平貿易的問題。原來,反思自己和貧窮的關係,比一次性的「捐錢」更有意義。

那次體驗在我心內撒下了種子,啟發我認識跨國企業的生產和經營方式,思考生產鏈的層層關係,警惕自己改善過度消費的習慣,並跟朋友分享這些想法。今年,適逢樂施會互動教育中心九歲生日,我有幸以另一個身份,把這顆種子撒開去。現時,身為通識教育科老師的我,一定不能錯過如此特別的教學機會。早前,我便和同工們帶領一批中六級同學參加《小英與阿Nick》活動。

讓學生正視活生生的故事

「Miss Leung,點解我地要山長水遠由天水圍去北角學全球化?書都教過晒啦…..」

學生出發前的疑問,在三小時充實的探究學習中得到完滿解答。有賴通識科,我的學生對「貧富懸殊」、「經濟全球化」和「血汗工廠」等詞語絕不陌生,甚至比當年的我更能侃侃而談。然而,他們可曾細想,這些被視為老生常談的議題,不單是通識科試卷上的題目,更是現實世界中每天發生、影響著無數生命的問題?當中的持分者有何感受?這次互動探索之旅,讓學生從理論以外,正視這些活生生的故事。

通識科強調態度(Attitude)的培養,技能(Skill)的訓練和知識(Knowledge)的建立(A,S,K)。這活動正正讓同學實踐了本科重視的表達能力、多角度思考和批判性思考,並運用「全球化」、「現代中國」、「今日香港」,以至「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的跨單元知識。同工們觀察到,部分平日學習動機和能力稍遜的同學,都十分投入是次活動,積極發言,表現令人驚喜,可見其吸引力和啟發力。

學習實踐公義消費

DSC_3918

梁老師帶領學生參加互動教育中心的活動。

另外,日常課堂中,師生難免側重應試的技能和知識,但態度方面往往則較難處理,而這又是不容忽視的。這是難得的情意教育,讓同學展現試卷無法考核的人文關懷和同理心,建立正面的價值觀。這些天水圍的孩子,在香港社會中可能是機會匱乏的一群,但相對發展中國家的人民,經已是幸運兒。他們都表示明白到要珍惜所有,並實踐消費者力量,支持公義消費。

期望將來更多的九年,樂施會互動教育中心的種子,能撒得更廣、更深,開出朵朵「無窮」的花。

梁倩盈老師在佛教茂峰法師紀念中學任教通識教育科,並負責統籌該科延伸學習活動。曾於大學年代參加樂施會互動教育中心參加《小英與阿Nick》──貧與富互動探索之旅;多年後帶領學生參加該活動,配合通識科教學。

爸媽不在身邊的留守兒童

撰文:樂施會

不知道各位讀者有否聽過一間小學只有40多個學生?難道這所學校師生比例極高,學生可以在小班教學的環境中互動學習?其實這類小型學校在中國農村非常普遍,就讀這些學校的多數是留守兒童,他們要面對許多成長及求學挑戰,現在就讓我們一起去了解!

甚麼是留守兒童?

留守兒童是指父母雙方或一方流徙到其他地區謀生,遺留孩子在戶籍的原居地,因而未能與父母共同生活的兒童。根據新近的資料顯示,中國農村留守兒童約有五千八佰萬人,其中接近七成為14歲以下兒童,約佔四千多萬人口,這數字較香港的總人口還要高出許多倍!

在中國農村,多數是經濟環境較好的家庭,才能夠出到城市唸書。偏遠貧困農村、山區、牧區的弱勢階層,就是最需要我們關注的一群。例如甘肅臨夏回族自治州是全國最貧困的地區之一,當地有大量的少數民族人口,其中許多為適齡讀書的留守兒童。

留守兒童,誰來關心?

經過師資培訓,農村老師更能面對複式教學的挑戰,教學手法亦更互動有趣。

事實上,留守兒童要面對的挑戰並不限於校內,相片後排中間的男孩叫馬文龍,今年九歲,東鄉族人,就讀於康樂縣松樹溝村西溝小學。文龍的父母都跑到城市打工,他在家中只有一個妹妹以及年長的祖父母。跟許多留守兒童一樣,文龍和妹妹在成長期間得不到父母在生活上的照顧,情感上的關懷,價值觀上的引導,對其心理發展可能造成不良影響。一些研究亦顯示,留守兒童容易在行為上有偏差,甚至走上犯罪的道路。

 

40分鐘的上學路程

上學路途遙遠,兒童體力不支,安全風險和上學開支增加,均構成更多的學童流失和輟學。

近年來,中國實施「撤點併校」的策略,大量取締農村的中小學,鼓勵學生走到小部分的城鎮學校就讀。不過,作為家長一定明白,小孩子體力有限,舟車勞頓上學必定會影響身心健康及精神狀態。以康樂縣的農村小學生為例,他們要花上40分鐘才能走到最近的城鎮學校!由此可見,保留農村小學是必須堅持的方向,如何改善學校的辦學條件才是關鍵的問題。

籌款單張上看不見的「升級軟件」

要協助貧困兒童上學,我們可能局限於「硬件」上的支援,如興建新校舍,捐贈文具、書包甚至電腦。然而,要真正改善留守兒童的基礎教育問題,絕對不能缺少「軟件」上的配合。樂施會明白到農村教師的質素,直接影響留守兒童的學習和健康成長,因此積極投放資源提供師資培訓,協助他們用較生動的複式教學法來提升學生的專注力和表達意見的信心。我們亦了解學生全面發展的需要,遂資助農村學校添置康體設施,又鼓勵老師定期作家訪,以檢視學生的心理健康素質等等。你認同我們在中國農村施行的基礎教育工作嗎?

農村學校有何特色?

1.            收生不足

山區地形複雜,生活貧困,普遍家庭並不重視兒童的基礎教育,甚至差遣子女勞作以賺取生計。故此,在偏遠貧乏的農村在實際入學的適齡兒童較城市地區為少,已入學兒童的輟學率和留級率亦偏高。

2.            師資不足

農村學校位處偏遠艱苦的地區,當地教師要忍受枯燥的生活,薪金又比不上在城市任教,因此優秀的教員甚少願意留在鄉郊教學。就以松樹溝村西溝小學為例,兩名教師主要任教中文和數學科,學生並沒有學習英文的機會,對他們將來升學會構成障礙。

3.            混齡上課

收生和師資不足導致農村學校不得不把兩個或以上的年級合併在一班,由一個教師在同一課室內授課,這種方式稱之為「複式教學」(multi-grade teaching)。

大家可以想像在同一課室、單節的課堂裡,一個老師要兼顧數個課題,照顧兩級或以上不同程度的學生,這是多麼吃力的工作。複式教學對學生亦會造成一定困難,例如他們在課堂上未必得到適當的關注,當要安靜做練習時卻受著另一級同學上課干擾等等。

原文於11月刊於《FAM樂活。家》雜誌。

康樂縣松樹溝村西溝小學的學生在小息時玩乒乓球,跳繩,輕鬆一下!

停不了的驚喜 – 寫在德雅中學中二乙戲劇演出後

學生以戲劇表達對本地貧窮的關注。

撰文:德雅中學張嘉慧老師

暑假前,德雅中學中二乙的學生經歷了一個另類的「貧窮」體驗!

老師感言:給參與演出的學生

學校與本地戲劇教育團體Merit Minds以及樂施會,希望透過戲劇教育形式,讓學生對本地貧窮議題及世界公民教育有新的體會。

想不到,學生們無窮的創作力及演出,反過來帶給我無限驚喜!

中二乙的演出者:

  • 你們讓我相信,在生活社會科中實踐戲劇教育和世界公民教育是可行的!
  • 你們只用了短短數天,竟然可創作一齣內容豐富的戲劇!大考後立即展開數天朝九晚五密集的戲劇工作坊,包括閱讀大量資料、採訪非政府組織、創作、排練 …… 可見你們的探究能力,而且精力旺盛過人!
  • 你們面對全校師生演出,表現輕鬆自如,合作無間,更增進了觀眾對在職貧窮、最低工資、標準工時等問題的了解。
  • 你們演繹的人物(燒味師傅、吊機手、僱主、社工、新移民 ……)維肖維妙,而且一人飾演不同角色,相信你們一定花了不少心思揣摩,亦體會到基層勞工及新移民在生活上面對的困難。

經過這密集的戲劇工作坊及演出後,你們對香港社會問題的認識増加了,老師相信,你們會繼續關注本地貧窮議題!

學生感言:給劇中的角色

Emily (右) 飾演 吊機手
經過這一次紀錄劇場,我深深體會到工時長的辛苦。我單單重複機手的同一個動作僅幾分鐘,已經筋疲力盡,相信你(吊機手)每天重複同一個動作達12小時,定必很辛苦!!

 

 

 

 


Jenny (左) 飾演 燒味師傅

你們(燒味師傅)的工作真是很多、很累,工時長,多工作,我對你們這班「勞動大軍」有一份欣賞。香港的繁榮是你們一手一腳打拼出來的,多謝你們!希望政府可以多點關注你們這群「勞動大軍」。

學生的演出片段:

作者:張嘉慧,德雅中學生活與社會科老師。今年6至7月,學校與本地戲劇教育團體Merit Minds以及樂施會,共同展開一項具世界公民教育及戲劇元素的校本學習經歷。

體驗難民後有感

在工作坊內,學生們親身體驗難民生活,將骯髒的水過濾成淨水,才可飲用。

撰文:關詠茵

天大地廣,竟無一處是他們的家!這正是我一班學生從這次工作坊裏看到的。

怎麼可能連食水、馬桶,連睡的地方也要自己動手做?這個看似容易回答的問題,出自我一個參加完樂施會《天地無家》工作坊的學生的口中。在生活富裕的香港小朋友眼中,他們在這裏看到的一切是多麼的不可思議,但這卻只是一個難民每天遇到的基本難題。看着我的學生們「雞手鴨腳」地搭起只用數片碎布組成的「居室」,臨完工前一刻因搭工不佳,塌了下來,我這個班主任看着這一班香港「小學雞」的有趣經歷,倒是掩着嘴笑了出來。除了要解決一個人的最基本所需,我的學生們更要了解的,又豈止這些呢!其實是他們遇到更多無法讓人理解的痛苦……

小孩、婦女,往往是亂世中首當其衝的受害者。我的學生在這裏,認識了一個難民女孩(由樂施會導師扮演),她把自己身為一個難民遇到的痛苦,用一個「小學版」語言剖白。天真的學生們到底明白甚麼是「強暴」,「朋友們自分離再見都變得不同了」……這些句子的真正意思嗎?戰爭,往往只是少部分野心家的奪權遊戲,但卻把全個地區的人都拉進這個漩渦中。在這些野心家眼中,小孩子是最好用的「棋子」,本來天真無邪的小孩子,在他們的摧殘下,變成雙手染滿鮮血的殺人狂魔。同樣是小孩子,我的學生坐在舒適的課室裏,還未學懂珍惜;生活在安逸的家中,還未知道要滿足。

負責搭建帳篷的小組,在「天黑」前要趕快完成工作。

透過這次的工作坊,我的學生深切地感受到失去家人的徬徨,失去一切的絕望,生活在生不如死的環境中的痛苦。相信通過這一切,他們對自己擁有的一切更懂得珍惜,對自己認為理所當然的都會學懂感恩,關心身邊的人,繼而把他們的關注點擴展到身邊的社區、社會、世界….盼望我們的孩子,就算在這麼富裕的環境下仍能學懂事事感恩,把「愛」傳揚開去,攜手共創一個沒有痛苦的世界。

作者:關詠茵,黃大仙嘉諾撒小學老師,曾帶領學生一同參加《天地無家》-戰爭難民角色扮演工作坊

《天地無家》是樂施會互動教育中心一個探討難民處境的工作坊。本活動以一連串的體驗活動,讓同學「代入」戰火下兒童的生活情況,感受戰爭帶來的影響。詳情請瀏覽:
http://www.cyberschool.oxfam.org.hk/iec.php?s=6&ss=602&c=95&id=294

《天地無家》 關注世界難民教學簡報
教學簡報透過簡單文字與相片,與學生及身邊的年青人一起關心全球難民議題。簡報新增2013年敍利亞難民狀況,十分適合老師於中小學早會、周會及課堂使用
請到以下連結下載:
http://www.cyberschool.oxfam.org.hk/resources/268/refugee_presentation_2013_Syria%20update.ppt

讓世界因我們而美麗

在工作坊內,「難民」要在營內興建厠所,負責全營的衛生大事。

撰文:張津豪家長

2013年5月有幸作為義工,跟隨嘉諾撒小學6D班的師生們參加了樂施會《天地無家》難民體驗工作坊。

工作坊以 「難民最寶貴的東西是甚麼?」為主題。帶着這個問題,同學們進行了一系列的活動,從逃離戰火到難民營,在難民營中搭帳蓬,分發食物,過濾食水,設立臨時廁所,以及治療傷患者,最後與難民(由樂施會導師扮演)對話,一環扣一環,環環都震撼參與者的心靈,讓參與者思考與反思。

雖然我不是一個真正的參與者,只是一個義工,一個旁觀者,但也被在場的氣氛和環節深深地吸引。令我感受最深的,是接近工作坊尾聲同難民對話這個環節。故事的主人公與參加活動的同學們年齡相仿,但她的人生,她的經歷和生活卻和在座的同學截然不同,成了鮮明的對比,使我們在心理產生了巨大的反差。香港的小朋友從小在父母的呵護和關愛下,衣食無憂,過着富足的生活,然而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養成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出現了種種的問題!缺乏獨立應付問題的能力,依賴心強,經不起挫折。孩子的正確認知源於實踐,《天地無家》工作坊設計的各種遊戲為兒童的健康成長提供了一次難得的實踐活動,讓孩子們在實踐中去感悟,去體驗,去反思,去接受心靈上的一次洗禮,去追尋生命一切美好的源頭。

工作坊內,負責分派食物的同學專注地在食物中挑出砂粒。

工作坊結束了,在回程的車上,同學們看上去安靜了很多,是大家都累了?還是工作坊的餘波還在震盪着孩子們的心靈?我望着窗外依稀的小雨不斷地想:「香港是否也有難民?見到難民我會說甚麼?」雖然我並不相信在香港這塊富足的土地上有難民,但如果我見到難民會發自內心地說一句:「你需要幫助嗎?」儘管我的力量微不足道,但我相信當我們悄悄地做着幫助他人的一些小事的時候,世界就會悄悄地在改變,世界就會多一份文明,多一份富足。

最後,我希望為了明天,從今天開始,珍惜家人,珍惜生命,珍惜幸福的生活,讓世界每個孩子都擁有一片寧靜的天空。


作者:張津豪家長,黃大仙嘉諾撒小學學生家長,曾參加《天地無家》難民角色扮演互動工作坊

《天地無家》是樂施會互動教育中心一個探討難民處境的工作坊。本活動以一連串的體驗活動,讓同學「代入」戰火下兒童的生活情況,感受戰爭帶來的影響。詳情請瀏覽:
http://www.cyberschool.oxfam.org.hk/iec.php?s=6&ss=602&c=95&id=294

 

給天地無家的難民

觀塘道新秀樓即前啟德船民營的舊址,仍殘留著當年船民營的點點滴滴。

撰文:陳奕恒

有一次,我和父母乘坐巴士駛經觀塘道,看見麗晶花園附近的新秀樓,覺得有點奇怪,便問父母那是什麼建築物。他們告訴我,那是前啟德船民營,是收容越南難民的。我們更提及廣為人知由香港電台播出的「北漏洞拉」。該段廣播是1988年香港政府向越南船民播出的越南語宣傳聲帶,講述香港對越南船民已經實施甄別政策。

參與《天地無家》這個工作坊,使我最深刻的是扮演難民的活動,當中我擔任處理食水的工作。雖然我們只經歷十數分鐘,但我們已經很疲倦。

以前,我認為難民沒有什麼大不了,更對香港造成負擔。經過這個工作坊,我明白世界上有很多人受到戰爭、災難、政治等因素而被迫遷移居住地,他們很需要其他人的幫助。我更體會到我們的生活比他們幸福,所以要更加珍惜現在。

如果我見到他們,我會問他們最大的願望是什麼? 我的答案是希望世界人人平安。

用英文、中文和越南三種文字寫成的告示牌,大約讓人知道當年船民在營內的生活。

作者:陳奕恒,黃大仙嘉諾撒小學6C班,曾參加樂施會《天地無家》-戰爭難民角色扮演互動工作坊

《天地無家》是樂施會互動教育中心一個探討難民處境的工作坊。本活動以一連串的體驗活動,讓同學「代入」戰火下兒童的生活情況,感受戰爭帶來的影響。詳情請瀏覽:http://www.cyberschool.oxfam.org.hk/iec.php?s=6&ss=602&c=95&id=294

聽君一席話 社區發展之始

撰文: 高玉娟

「狗災!」

「摩托災!」

在都市高樓裡作息的我們,可能理解股災比「狗災」和「摩托災」要來得容易得多。對雲南昌寧縣的孩子來說,這些聽起來甚奇特的「災難」,卻每天都得提心吊膽面對,甚至有性命之虞。正因為別人可能難以理解,透過「社區主導」的扶貧發展和災害管理方法,與居民共同討論想法及需要,並實踐改善的方法,可令項目為居民帶來有意義的改變。

長嶺崗村的婦女認真回想村裏發生過的災害和意外。

減少災害先觀察家園

在這陽光燦爛的上午,昌寧縣聯福村幾個村小組的居民聚集在一家民房裡,接過樂施會項目職員陸文波預備的大畫紙,開始把村莊的地形佈局勾勒出來:誰家的房子和農田、山林、溪流和村道,再把各處發生過的災害和意外事件標示出來。各個小組逐一介紹他們的村落地圖,文波便順勢帶起討論:災害或意外發生的時間地點有沒有特別原因?帶來甚麼影響?可以避免嗎?要是再發生該怎麼辦呢?村民並不全都習慣在群眾面前說話,但分成小組討論,則可把想法好好說出來。

災害往往帶來生計以致人命損失,文波引導村民討論災害的成因。

院子的另一角,孩子用圖畫畫出他們在村裡看見過的災害。不用太多熱身,孩子就掌握了狀況,他們自有一套理解「災害」的方式,畫完一張又一張,除了旱災、洪災、火災,還有「蛇災」、「老鼠多」、「垃圾多」等等,說起當時情狀也頭頭是道。

防災培訓是樂施會於聯福村推行的社區綜合發展項目的一部分,除了經常被提到的小型基建設施、生計發展協助等扶貧方法之外,防災培訓也是項目裡一個重要部分,並且會配合改善環境的措施加強成效。惡劣的環境狀況、氣候變化加劇,對務農為生的小農影響巨大,甚至是致貧的主因之一,因此樂施會在內地西南或西北部的社區發展項目幾乎都加入了防災、改善生態或適應氣候變化的工作。例如調整耕種方式和品種、修建太陽灶、沼氣池、節柴灶、水窖等等,當然還有防災培訓。

字家坡的村民列出歷年村裡發生過的災害。

「防患於末然」是誰都曉得的老生常談,但實踐起來,才發現是最易受忽略的日常細作。離開聯福村的路上,文波說,今天做了基本的災害討論,初步喚起防災意識,往後再入村的時候還要繼續跟進防災的措施。比如今天說到垃圾堵塞的問題,不但有礙衛生,洪災發生時也可能加劇災情。但是垃圾處理也要跟村民討論找出一個可行方法,若是處理不當,可能又引起其他污染問題。有些災害危機較大的地區,也會做救災演習,此前文波就跟隆陽區的吳山村全體村民包括村醫、幹門做了一次演習。此外,她也會到學校培訓學生,由學校配合,觀念改變有望更深入一點。

誰的問題?

文波笑說:「有次讓小孩說甚麼是災害時,他們說『狗災』、『摩托災』!」社區發展的小型基建項目把村道修好了,路上可以通行摩托車,對村民來說實為一大方便,卻對孩子卻造成潛在危險,尤其他們通學可能獨自走山路上幾個小時,他們害怕被高速摩托車撞倒。有些家庭養了大狗守門,也總是讓孩子膽戰心驚。這些事情大人不以為意,沒想過孩子可能因而遇害。這倒就像我們身處城市,有時難以理解村民身處的困境,甚至對問題另有想像。唯有當事人掌握話語權,讓其他人看到他們實際面對的問題,解決的問題才是他們的問題。「社區主導」的扶貧發展和災害管理方法,也就想達到此目標。文波因此就在防災培訓時向村民提出,在孩子通學的時間,狗兒留在屋內,摩托車儘量走慢一點,注意路上的孩子,為孩子化解危機,防災於未然。

七歲的李秋宏(左)繪畫他見過的「蛇災」。

作者: 高玉娟,樂施會傳訊幹事

少數民族貧困農民工子女的教育天使

馬玉蘭校長和孩子們

撰文:于華梅

樂施會教育團隊策略目標之一就是關注進城農民工子女的教育公平及品質,探索適合農民工子女的學校教育、家庭教育、心理健康等教育模式,提高農民工子女適應和融入社會生活的能力。多年來,教育團隊在蘭州開展了多個關注流動兒童的教育項目,取得很好的成效。這些成績的背後,離不開堅守在一線的樂施會夥伴們,這些合作夥伴從農民工子女的學前教育、假期班輔導、大齡女童掃盲、家長學校、社區服務等不同範疇展開針對性工作,為農民工子女獲得公平、可及、可持續的教育而努力。

馬玉蘭:親切的校長媽媽

馬玉蘭,蘭州崇德文化服務中心負責人。馬校長原來在一家國營企業工作,她看到許多進城打工的婦女,因為文化水平不高而有很多不便,「有時候連廁所都找不到。」為了幫助這些婦女,馬校長辭職辦起了免費掃盲班。在開辦掃盲班的過程,她看見有孩子們散落在街巷玩耍。城市裡「入園貴,入園難」的問題,讓許多農民工子女不能進入幼稚園。

這間學校的孩子們都稱馬玉蘭校長為「校長媽媽」。

2006年10月,馬校長創辦了新苗福利幼稚園,專門為廣大農民工、貧困家庭等弱勢群體子女實行「不計報酬、免費教學。」從2006年10月至2012年8月,蘭州崇德文化服務中心在香港樂施會的支持下,推展了蘭州市黃河北及小西湖流動人口子女學前教育的五期項目。除了開展學前教育,馬校長還為家長們開展家庭教育,提高流動人口對家庭教育的認識。這些年來,馬校長帶領著她的團隊發展成為在蘭州較有影響力的公益性學前教育機構。從第一期招收適齡兒童40名,到去年招收176名,如今在校生200多名,新苗幼稚園也取得了合法辦學資格。馬校長儘管是位普通的少數民族婦女,但是其奉獻公益的精神令人可敬。在學校裡,她對每一位孩子都關懷備至,學生們都親切稱她為「校長媽媽」,而她自己的孩子總是抱怨她陪伴他們的時間太少。

一些剛入園的孩子由於家庭環境,沒有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馬校長和她的同事們就手把手教這些孩子們。馬校長說:「看著孩子們健康、快樂的成長,享受和城裡孩子一樣的學前教育就是我最大的心願」。

馬蘭:認真敬業的教育工作者

馬蘭,東部阿語學校負責人。馬蘭校長在1999年與合夥人馬建華老師創辦了東部阿語學校,從2003年開始就與樂施會聯繫和合作。最開始,馬校長關注少數民族婦女能力建設提升,為少數民族婦女提供技能培訓。在樂施會教育團隊的推動下,東部阿語學校開始關注農民工子女的教育問題,為忙於生計的貧困農民工的子女開辦假期輔導班。

低調、謙和的馬蘭校長獻身教育,卻總是把功勞歸於她的同事和社會上的好心人。

農民工子女假期生活單調,基本處於放任自流的境地,父母無力顧及學業輔導、家庭教育,孩子們的安全存在隱憂。假期輔導班為農民工子女提供假期功課輔導、心理輔導、組織參與社會活動、舉行家庭教育講座等。截止目前,東部阿語學校已實施了二期項目,共為9個教學點近400名貧困農民工子女提供服務。馬蘭校長從1993年開始就從事阿語教學工作,培養了很多學生。部分學生在馬校長的感染下,也加入到志願者隊伍中,深入到貧困偏遠的教學點開展教學工作。

由於馬校長認真敬業、和充滿愛心的奉獻精神,大學生志願者及其家長非常信賴她,每到假期班籌備期間,都紛紛要求參加。二期項目中共有八個教學點,分佈在不同的縣區,馬校長和她的同事們走訪所有的校點,了解假期班開展情況,並開展相關培訓。由於有家庭教育、心理輔導方面的專長,馬校長化解了受助家庭家長與孩子之間的隔閡,輔導家長們正確對待家庭教育。馬校長非常的低調、謙和,她總是將機構的發展及成績歸功於她的同事們和社會上的好心人。

馬桂紅:鍥而不捨贏得家長信任

馬桂紅,蘭州穆睿文化服務公司(家長學校)負責人。馬桂紅是西北民族大學的畢業生,當過老師和編輯。 2006年,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她接觸到失學的「流動子女」,她發現「失學」與「失足」之間往往隔著很短的距離,心頭一熱便創辦了「流動子女學校」。

馬桂紅校長(後)竭力為家長們提供幫助,同時也贏得他們的信任。

蘭州的流動兒童大多來自甘肅臨夏州的廣河、康樂、東鄉和積石山等貧困縣。按照蘭州市政府的有關政策,農民工子女可以無條件進入公辦學校讀書。但是,由於存在許多自身的「障礙」,比如由於學習成績比較差,跟不上公辦學校的課程,加上由於生活習慣、性格以及濃重的方言,在學校裡遭受歧視等等原因,家長和孩子們並不願意進入公辦的小學,於是家長們就把孩子們送到這裡。馬桂紅從2006年就開始與樂施會的合作,通過三期項目的支持,學校不斷成長,並逐步明確了學校發展方向,從一個教學點發展成為社區流動人口提供教育服務的公益機構,不僅招收流動人口子女,為他們適應公辦學校打好基礎,同時為家長們(尤其是婦女)提供幫助。

多年來,學校為周邊社區近千名農民工及其子女提供服務,開展掃盲、家庭教育、就業技能培訓、法律講座等多方面的活動。家長學校在2011年被省婦聯授予「婦女之家」、「流動兒童之家」的示範點。家長學校也與周邊高校合作,成為志願者活動基地,如蘭州理工大學、蘭州大學等。這些志願者定期到學校為流動兒童提供作業輔導、活動組織等,增強大學生社會責任感。這些成績和榮譽,是馬校長和教師們辛勞和堅持的成果。

學校開辦以來,由於經費緊張,學校經常搬遷,教師流動性也很大。每到新學期開始,馬校長就要面對尋找新校舍及招聘教師這些令人頭痛的問題。學員的招收也是個問題,由於起初學校影響力不大,加上流動家庭的觀念原因,許多人不願送孩子到學校來學習,馬校長和教師們就挨家挨戶走訪,進行宣傳。他們鍥而不捨的態度,以及孩子們學習之後的轉變,學校逐漸贏得了家長們的信任。

作者:于華梅,樂施會蘭州辦項目官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