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山區探訪記
與澳門演藝人協會共渡的4日3 夜

 

我們齊齊來個大合照,圖左二為樂施會昆明辦的職員學崇,左三為Frosti,右二為Cindy (攝影: Sun Leung)

我們齊齊來個大合照,圖左二為樂施會昆明辦的職員學崇,左三為Frosti,右二為Cindy
(攝影: Sun Leung)

2015年3月,樂施會首次與澳門演藝人協會到雲南到訪當地的項目,4日3夜的行程,包括到訪祿勸縣羅德尼彝族社區、大窩塘苗族村莊、以及樂施會於昆明照顧流動兒童的合作伙伴:雲南連心社區照顧服務中心。籌款及傳訊部的兩位同事 – Frosti (澳門)及Cindy(香港) – 寫下四天日誌,分享他們今次出訪的感受和點滴。

 第一天(三月十二日)  四小時車程後,我們去了另一個世界。籌募幹事(澳門)Frosti

Day 1 澳門演藝人協會準備出發到雲南探訪 – (攝影: Sun Leung )

4日3夜的雲南探訪團在無驚無險地完成。無論在樂施會聽過多少次同事出差的分享,及看過他們出差拍下的相片,也不及自己去一次深刻!

首先,我資歷很淺(入職11個月),深怕對項目工作的認識不太深入,所有資料、年報長期跟身;另外,我完全沒有與藝人出訪的經驗,所以也沒有太大概念應該怎樣去做;幸好隨行的有經驗較豐富的傳訊部同事Cindy以及兩位專業無比的拍攝錄影義工Fung 及 Sun(「Fung」「 Sun」水起、平安順利),很親切而又對日程安排得十分妥善的樂施會昆明辦公室的學崇大哥。還有,本來應該由我們照顧的澳門演藝人協會六位成員,包括澳門演藝人協會會長小肥、副會長Cherry、慧敏(Vivian) 、副理事長Angus及阿保,以及秘書長Carmen,卻處處反照顧我們,順利完成這趟旅程。

到雲南昆明已經是晚上九點多,從沒有到過雲南的我覺得:「昆明也很繁華唷。」但這片繁華背後是無法想像的貧窮,科技進步彷彿沒有令貧窮地方受惠,從昆明出發的四小時車程,把我們一行人從繁華城市帶到原始的山區,那裡與我慣常生活的城市像是兩個世界。

第二天(三月十三日)  與村民一起載歌載舞  傳訊幹事(香港)Cindy

Day 2 大家到訪羅德尼彝族山區,更與村民一起載歌載舞

Day 2 大家到訪羅德尼彝族山區,更與村民一起載歌載舞

昨晚睡得不太好,可能經過昨日一整天「海」(香港到澳門)、「陸」(澳門到珠海)、「空」(珠海到昆明)的舟車勞頓,魂魄還未完全恢復過來,匆忙吃過早餐,早上8時許便準備上車,一上車已被3把開朗響亮的聲音吸引:「Cindy 早晨!昨晚睡得好嘛?」不是嘛?竟然要藝人倒過來問候我們?!這句問候已令我完全醒過來了!眼前的小肥、Cherry以及Carmen 笑容滿面,精神奕奕,大家都準備充足迎接今次的探訪之旅了!

經過約四小時的車程,由繁華的昆明來到簡樸的祿勸縣,再上山區,終於來到第一個訪點:位於海拔2,400米的九龍鎮羅德尼彝族社區,約有近八十戶農民居住的社區,主要以種植業、養殖業為主。我們一到埗,百多位穿上彝族傳統服飾的村民已扶老攜幼在村口以歌聲和掌聲迎接。儘管土地貧瘠,生活條件不充裕,一年沒能吃上多少肉,但他們也選擇了將最好的招待我們一眾「貴賓」,又是宰羊又是殺雞,更特地邀請每戶的婦女排練了一隻彝族傳統舞蹈以表歡迎。村民的熱情深深感動著我們,藝人們更加被婦女的精采舞蹈感染,一起載歌載舞!阿保捧著結他,與小肥、Angus、Cherry齊向村民獻唱他們自編自唱的歌曲,慧敏更與村中的「歌后」對唱山歌,贏得全村的掌聲呢!

離開時,全體村民又在村口送別我們,見到部分人眼泛淚光,這舉動也令我們的眼眶濕起來了,當地昆明辦同事告知,當村民知道協助他們改善生計的樂施會籌款部職員與藝人,專程由港澳來祿勸山區探訪他們,都紛紛表示要向我們親自道謝。感動之餘,這實是令我們太汗顏了,但卻令我更肯定工作的意義。

第三天(三月十四日) 幸福,真的不是必然……  傳訊幹事(香港)Cindy

Day 3 大窩塘苗族社區剛滿月的可愛小嬰兒 Photo Credit - Cindy Chan

Day 3 大窩塘苗族社區剛滿月的可愛小嬰兒 (攝影: Cindy Chan)

今日天晴,萬里無雲,早上有點淸涼,我們一行十人又再驅車出發,前往距離祿勸縣城約40公里的另一個訪點:位於海拔2,200米的大窩塘苗族社區。眼見路面漸由平坦的石屎路轉成越趨顛簸的黃泥沙路,路上揚起的塵土和車上顛簸的幅度讓我們難以交談,蜿蜒曲折的山路、不斷上升的海拔…令人開始頭暈頭疼,更有少許作悶想吐的感覺,令大家不得不沉默了……

好不容易來到大窩塘社區,下車定了定神,一眾村民的熱情歡迎令我們精神重新煥發起來!這個苗族農村住了百多人,主要依靠養豬牛和種植粟米、小麥、土豆等農作物為主,資源匱乏,村民較羅德尼彝族社區更為貧困,村內並無自來水,食水也來得珍貴,村民的衛生意識一般較薄弱:村民的家中滿是飄揚的塵土;小孩四處玩耍後又摸臉又舔手;滿月的嬰兒長長的小指甲邊充滿黑垢;待客的每碟飯餸和麥芽糖上一直有十多隻蒼蠅…… 儘管如此,他們男女老少每位臉上都掛著燦爛的笑容,盡見苗族村民樂觀知命的性格。

樂施會數年前於當地實施社區發展基金項目,並建立嚴謹的小額貸款管理制度、申請審批等程序。村民都非常守信,絕大部分都能於限期前還清款項,因此借貸信譽也較佳。村民的努力不懈和逆境自強,讓我們留下深刻印象,亦感恩自己生活在幸運的國度,實在要好好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老土說句:幸福,真的不是必然……

第四天(三月十五日)  親身接觸連心社區 感動落淚  籌募幹事(澳門)Frosti

旅程來到了最後的一天,早上就已經傷感得想哭,因為香港同事Cindy、兩位義工哥哥要乘搭早機返港(返澳門的班機在晚上呢),已經漸漸習慣了四天三夜有大家在旁,分別真的很傷感。但我相信我們會有機會再見的(笑)。

今天要探訪的是樂施會在昆明的合作伙伴 -雲南連心社區照顧服務中心(連心),笑著去探訪,哭著的離開(真的很感動唷)。全國有多於七千萬的流動兒童,他們本是生長於農村的兒童,隨父母到城市打工,希望可以過好一點的生活,但持農村戶籍的農民到城市工作,生活卻不被保障,例如住屋、水電等生活費也是比城市居民昂貴,只因他們沒有戶籍,所以父母為了生活,可能長時間在工作,只留下兒童在家中,經常沒有父母在身邊的孩子放學後在城市遊蕩,導致經常發生意外;另外也因父母經常不在身邊而令到他們的成長缺乏關懷及愛護,所以連心的其中一個大項就是日間照顧他們,而且不只是提供一個場地給他們玩耍,而是有哥哥姐姐照顧他們成長上的心理需要。

Day 4 藝人們親身接觸雲南連心社區中心,深被他們的工作感動。(由左至右:副理事長Angus,副會長慧敏,副理事長阿保,副會長Cherry,協會會長小肥及秘書長Carmen。)

 

當連心的向榮理事長介紹他們這十年來的工作項目以及遇到的困難,Cherry、慧敏及Carmen也感觸落淚呢,而我雖然從一些內部郵件、項目照片知道連心社區,但感受遠不及親身接觸來得深刻,兒童的笑聲充滿整幢大樓,活力十足的在玩耍、看書、使用電腦學習、打球,兒童本應就是這樣。保護兒童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下健康成長,對澳門的市民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但對很多貧窮的地方來說,卻並不是必然,這亦令我更明白在澳門的工作是可以怎樣幫助他人。平日是頭腦上認識扶貧,今次終於實質地看見。

深受感動的演藝人協會還即席創作歌曲送給連心,希望在不遠的未來可以聽到這首歌曲的full version!

四日三夜霎眼間就過去,期待下次可以實地了解更多樂施會的工作,也堅定了自己在樂施會工作的意義。

Frosti and Cindy reCindy 由2009年6月開始於樂施會工作至今,負責推廣樂施會籌款活動及相關傳訊工作,最常與藝人、行山達人(樂施毅行者)和音樂人(樂施音樂馬拉松)合作,從他們身上獲益良多。

Frosti 於2014年4月加入樂施會工作,負責澳門地區的籌款活動,喜歡四出窮遊,體驗生活。

 

香港的南亞裔族群
從攝影展‧手繪‧舞步說起

May in Muslim Robe

作者與攝影展南亞裔導賞員。

聯合國定三月二十一日為「消除種族歧視國際日」,為的是提醒世人要共同努力,建立一個不同種族能共融,沒有偏見,公正而平等的世界。

圖/文:林詩媚

我非常喜歡小孩子,只要和孩子在一起,即使玩一整天也不會累。無論自己因瑣事有多煩悶,只要見到孩子的笑臉,就能令我暫時忘憂。小孩子總有神奇的魔法,將你內在最美好的一面呈現出來。

加入樂施會的第一項工作,就是協助《看懂、看不懂》的傳媒宣傳工作,《看懂、看不懂》是一個有關少數族裔學生中文學習生活的攝影展。感謝這個工作機會,送給我和南亞裔孩子們接觸的緣份。他們和我一樣土生土長,甚至已經在香港生活了兩、三代,他們明明就在身邊,也只是靠着過這次因緣,讓我第一次接觸到這既熱情又靦腆的族群。

Tour2我和南亞族裔人士也不是完全沒有交往過。中學的歷史科老師就是一位優雅溫婉,來自印度的女士。雖然在香港居住的時間比印度還長,不過老師非常想家,常常向我們分享她小時候在家鄉成長的回憶,從老師口中得知,她來自貧窮的家庭,但家人之間感情深厚,日子過得艱苦卻令她懷念。我們對人和事的印象,大概都是從這些微小的回憶中累積起來,我也因着老師的慈愛,對印度裔人士的印象一向不俗。

第一次和南亞裔孩子們見面,是聯同記者到訪南亞裔家庭。和我印象中的南亞裔家庭一樣,那家的爸爸媽媽都穿着傳統長袍,媽媽和女兒更蓋着頭紗。南亞裔婦女果然都是溫婉和氣,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他們對新朋友非常熱情,給予我們親切的款待;孩子們都開朗健談,樂意分享他們在學習中文以至生活上遇到的種種困難。

當天受訪的一對小姊弟在香港出生成長,能說流利的廣東話,有著深棕色的皮膚,鮮明的輪廓,他們圓大的眼睛可能還看不懂世情,卻已看懂別人因着他們外表的差異,而作出不禮貌的對待。弟弟說最近一次因同學罵他「巴基爛坦」,忍不住跟他動粗!這個在我腦海中已經消失多時的字眼,是如此不文明。想不到今日仍然有人會因這不文明字眼而身受其害。他姊姊也曾經在乘搭電梯時,遭受不文明對待,她跟我說,「電梯內兩個女孩子在看到我走進電梯時竟馬上掩鼻。」姊姊坦言此事令她很難過。

土生土長的南亞裔小姊弟都會遇上令人難堪的情況,何況是尚未衝破語言隔閡的過埠新娘?一位來自尼泊爾的媽媽有口難言地跟我說,她常常碰到令她感到活在歧視中的事。譬如上街市買水果,檔主專挑不新鮮的給她,「我覺得糟透,我沒少給他們一毫子,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做?」將心比己,如果你是他們,你又會對「本地人」產生怎樣的印象?以上例子可能只是個別事件,然而對受傷害的人來說卻是很真實,少數族裔對香港人的種種負面印象和誤解,也是這樣累積而成。

受到不平等的待遇當然令人難過,抱着成見待人亦同樣為自己設限,阻礙自己了解身邊許多美好的事物。小學課堂常說香港是個東西匯聚、華洋共處的社會,來自世界各地的人都在這個文化大熔爐和諧共處…但原來最接受東亞及東南亞文化不是我們的腦袋而是我們的肚子,不論泰國、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的菜式都無任歡迎,我們的內心卻仍然對少數族裔有很多成見。

由《看懂、看不懂》的南亞裔導賞員設計的手繪

由《看懂、看不懂》的南亞裔導賞員設計的手繪

其實少數族裔帶給我們不單是舌尖上的享受。兩個多月以來和南亞裔孩子們的相處,我發覺他們充滿藝術天份,女孩們都是手繪達人,每人都能繪出屬於自己,設計獨特的花樣,而且每次都是即席揮毫;他們又有特強的音樂感,不時排練舞步在學校表演;我又發現南亞裔族群間關係非常緊密,在他們身上我看到在大城市中久違了的互信和關懷。

看到她們的手繪,想起她們的舞步,我心裡不禁多謝他們,多謝南亞裔多采的文化令香港的社會面貌變得更為豐富。如果我們有更多人,腦子也如肚子般開闊,兼容並蓄,香港將會是個更多元和更充滿關愛的社會。 

profilepic

林詩媚 | 樂施會教育幹事,於2014年10月加入樂施會大家庭,喜歡旅遊、閱讀和看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