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山村婦女告訴你,翻轉性別潛規則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周山村「女娶男」婚禮現場

周山村「女娶男」婚禮現場

「男娶女嫁」、「嫁雞隨雞」、「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傳宗接代」、「生兒子爭氣,兒子能養老送終」…… 這些限定性別角色的性別潛規則,一直以來導致了不同形式的針對婦女和女童的暴力。身受其害的農村婦女們立志推動改變,翻轉性別潛規則,帶來農村性別平等的新風尚。

Continue reading

工傷 – 生命中無法承受的重

partner organisation Le Xin

樂施會內地夥伴樂行社會工作服務中心的辦公室,工友們正在參加一次為工傷工友而設的互助小組活動,後排最右位置為筆者。

根據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數據,2015年全國有107.6萬人獲認定受工傷,全國平均每30秒就有一個人因工受傷,其中廣東佔16.83萬人。諷刺的是,因為很多工傷工友都是手部受傷,珠三角一帶醫院的手外科醫生,因著「工多藝熟」的關係,醫療技術位居世界前列。 

今年10月,筆者跟隨樂施會的內地夥伴機構去到醫院探訪工傷工友,認識了失去五隻手指的輝哥。

Continue reading

探訪被遺忘的邊緣社群

group photo

澳門演藝人協會的成員到訪雲南羅德尼彝族山區,更與村民一起載歌載舞後拍攝留念。

當初接觸樂施會,工作人員跟我說「貧窮源於不公平」,那時我也不太明白這句說話的意思。但最近兩年到樂施會在雲南及甘肅的遍遠山區探訪,我開始明白這句說話的含意,亦令我對扶貧工作的意義,有更深切的體會。

文:陳慧敏 (歌手兼澳門演藝人協會副會長) 圖:樂施會

SUN_3175 revised

慧敏探訪甘肅劉咀希望小學。

剛過去的9月,我與澳門演藝人協會的其他會員,包括小肥(徐志勇)、冼韻怡、蘇俏慧及陳倚俐等一起到甘肅,探訪會寧山區的劉咀希望小學。在那裡我有機會跟留守兒童交流,他們留在農村生活,父母去了城市打工,長期不在自己身邊。雖然缺乏父母親照顧,但這些留守兒童都很懂事、很好學,很珍惜上學的機會。

Continue reading

欠她一只雞蛋

在五光十色的娛樂圈生活,很容易令人相信世界盡是美好,鎂光燈下看到的都是靚人靚衫,很容易令人忘記世界仍有不幸的人,仍有不公義的事。我有時翻看雜誌,看到世界其他地方仍有不少人生活困難,於是我會安靜下來,問自己可以做些甚麼來幫助他們。

文: 森美  |  圖: 樂施會

記得在2009年,我跟樂施會第一次合作,跟隨他們去到雲南三家寨村探訪。雖然平日去旅行時也會到過農村,但近距離接觸在農村生活的貧窮人,還是人生的第一次。

Continue reading

十年回望,泥土芬芳

blog

7912 Yang Jixiang

波多羅村民楊繼香買了幾頭犛牛來飼養,增加收入。

「昨天傍晚,老村長在自己家裡,安詳地走了……」今年4月我正在貴州農村訪點,當收到合作夥伴綠色流域的員工雲楓從波多羅村傳來的短信時,我不禁悵然若失。劉文坤老村長雖然走了……他的樣子仍然清晰地留在我腦海中。那刻,我記起他居住過,位於滇西北、掩映于雪峰蒼林中的波多羅村,想起我們曾經一起為波多羅村奮鬥過,一起克服這條彝族村在發展過程中遇到的種種困難。思緒翻飛,近10年的風雨歷程又再一一呈現。

圖/文:劉源  農業和扶貧政策經理

雲南省麗江市玉龍縣拉市海濕地面積雖然不大,僅有區區9平方公里湖面,匯水面積約260平方公里。因為片面追求經濟發展,導致無論是湖畔村寨還是山上村莊,都遭受不同程度的生態環境破壞。地處山區水源處的波多羅彝族村,生計更因此而陷入困頓無著,村民們為爭奪資源而時有內鬥,本土文化式微難以為繼的多重困境……凡此種種,都是當今中國不同地方社區共同面臨的困境。

十年耕耘換來的改變

DSC_8768 resized

村民生態旅遊合作社婦女小組在村口迎接客人。

2006年,我加入樂施會來到麗江玉龍縣拉市鄉,與合作夥伴綠色流域、當地納西族和彝族社區共同促進生態環境恢復和社區減貧發展。在「拉市海小流域綜合治理」的項目下,世代居住在湖畔多個納西村莊、山上水源地的彝族寨子的男女老幼,齊心參與各項生態修復及發展工作。不知不覺,10年時光飛逝,而大家的努力耕耘,亦換來難得的成果。

10多年來,樂施會支持合作夥伴綠色流域深耕於當地。納西村莊的用水戶協會、漁業協會、混農林治理、婦女夜校等;山上彝族村寨的婦女小額信貸、高山替代生計發展、生態旅遊合作社、社區防災減災、社區青年後備力量培育等,一步一個腳印,不冒進不強求,從當地具體情況和實際需求入手,從無到有再到枝繁葉茂,始終秉承的理念是:減貧的目標遠遠不止是增加村民的收入,更重要是如何令社區和自然環境和諧共處,又如何扶助村莊的自發組織能良好運作,還能夠如何激發村民自我發展能力,並不斷提高此能力。quote

我們高興地看到大夥兒,日子一天一天地好起來,路開通了、水和電都接到村了,藏式火爐替代了傳統火塘[1],婦女的健康狀況大為改善。10年來,拉市海的改善工作,成積有目共睹。拉市雪桃因為味美質優,銷售進了北京的人民大會堂;越冬的水鳥被生態環境所吸引重返拉市濕地;波多羅寨子被民政部評為「防災減災示範社區」,全村保護了4萬畝山林,野生動物重現繁茂森林中。

村民內心的轉變令人興奮

DPP_0217 resized

作者與村民開會,一起商討如何改善生態環境,增加收入。

物質生活的提升當然令人興奮,但更令人高興的是看到當地村民發自內心的轉變。10年來,我目睹西湖村的阿六叔有理有據同公司企業談判捍衛自身權利,夏表叔等社區骨幹將用水戶協會一筆筆帳目向全體村民詳細說明、接受質詢;我又見證到年富力強的劉正偉接過老村長的班,繼續帶領村民建設家園;亦高興看到劉雁這個原本懵懂無知的青少年的長大,並立志建設家鄉;更留意到語言不通、羞於同外界接觸的婦女們,慢慢轉變成是村莊治理小組的骨幹成員;而令我最感受深刻的是,彝族村民們在項目發展過程中始終堅持公平與共用的原則,村民們更在發展過程中逐漸習慣通過協商、共治來達成一致意見。

心態的轉變是一過漸變的過程,猶如一次躑躅於田野的漫長跋涉。我和同事們見證過村民們面對自然災害衝擊時的困苦與無助;親眼看到鄉親們在這3,000多米海拔山區的胼手胝足辛勞耕作 ;享受過寒夜裡火塘邊的溫暖和香噴噴的烤洋芋 ;體會過村民生活和環境重煥光彩的幸福;分享過婦女們學會寫自己名字的欣喜;當然,也經歷過流域管理小組經過激烈討論,難以達成一致時的面紅耳赤……

漫山開遍的高山杜鵑

du juan resized

波多羅村的高山杜鵑

最初進入波多羅村工作,更多理解這是一項「任務」、一個「項目」。但在這片山水間、村莊裡經歷了這麼多,所有的收穫和體驗早已超越了「項目管理」所能賦予我的意義和價值。這些經歷猶如學校,淬鍊我成長為一個接地氣、有根有葉的發展工作者;也滋養我始終秉持尊重社區多元文化的初心。老村長在高山杜鵑盛開的春季離去,令我想起這生命力旺盛、 在春盡夏臨時漫山遍野怒放的高山杜鵑,不正是老村長及當地村民的恰當寫照嗎?若你也有幸來到波多羅村,看到這些顏色驚豔的高山杜鵑,若你有幸與村村民相遇和相伴,請珍惜,也請銘記!

[1]火塘是西南少數民族傳統燒火、取暖的地方。在傳統彝族人家裡,火塘是永不熄滅的,既有實用功能,也有信仰意義。如不能對火塘不敬、不潔等。

後記:麗江玉龍縣拉市鄉波多羅村的老村長,大名劉文坤,彝族名為蔔海,他是波多羅村的主心骨,在當地彝人心目中德高望重的長者。2015年,老村長見證到在樂施會推薦下,憑藉多年耕耘於拉市海小流域綜合治理領域的突出貢獻,「綠色流域」從全球1,400多家候選者中脫穎而出,獲得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頒發的「赤道獎」,這是當年全球21家獲獎機構之一,也是中國唯一一家。頒獎詞中說到:「該機構的努力保護了當地社區大片山林,引入混農林生產提高村民收入,禁止使用非法網具以保護當地漁業資源,還促進了水資源在村莊裡的合理分配與使用,所有這些努力都有效促進了當地的收入提升、糧食安全保障和回應災害時的社區韌性。」

IMG_0351 resized劉源為文化人類學博士,自然保護區管理博士後。2006年加入樂施會,現為農業和扶貧政策經理。多年來專注於社區項目經驗總結與分享,以及國家重點扶貧政策研究與倡導。自2007年至今一直參與樂施會對「拉市海小流域綜合治理系列項目」的支援與管理。她相信減緩貧困是朝向一個更公平、公正和透明社會的必經之路,在樂施會的工作不僅促進貧困人群生活福祉的提高,更重要是協助草根民眾自身能力的激發和提升。

劉源於工餘時間推動「小泥屋讀書會」,致力於培育NGO青年人以多元視角看世界並陪伴他們成長。劉源亦是一名馬拉松愛好者,享受以腳步親近一個個陌生城市。

關顧最弱勢 扶貧導團結

源源不絕的自來水伸手可及,生活大大改善了,寸寸娃笑不攏嘴。

源源不絕的自來水伸手可及,生活大大改善了,寸寸娃笑不攏嘴。

文︰李冰心   樂施會高級籌募幹事(傳訊)

景利忠和寸寸娃在聊天。

景利忠和寸寸娃在聊天。

那山‧那人

景利忠在山林裡攀爬了半小時。回頭望去,山腳下散落的農舍,已漸行漸遠。這條山路,他走過好多次了。由陌生走到熟悉;由崎嶇走到駕輕就熟。很長時間,山徑不曾緣客掃,因為居住在山上的人,從不期望有誰會來看望自己。

終於抵達山上,一座老泥房依山而建,房子的外牆佈滿裂痕。景利忠在走廊尋找寸寸娃。四野人蹤滅,只有風聲在山中迴盪。他估計,寸寸娃拾柴去了。

門沒上鎖,景利忠逕自推門入屋,光線照進屋內,將一室照亮起來。這是寸寸娃睡覺和起居的地方,家徒四壁,一張小木床,稻草為床墊,破布為被。枱上凌亂的堆放著碗筷、雜物。

他將山下帶來的餅乾和香煙放在枱上。這是他送給寸寸娃的心意。之後,他走出屋,在前面的空地找到水喉,扭開,掬一把水洗手抹臉。望著眼前的自來水,回想初來三河壩鄉,曾在村裡待了幾個月,慢慢和村民建立了深厚感情。他特別關注寸寸娃。他知道,這自來水,對寸寸娃太重要了。

寸寸娃,甘肅省隴南市康縣三河壩鄉水草壩村人,年過五十,父母已故,無妻無子嗣,長年獨居山中,百病纏身,出行基本上靠爬,已二十年沒出過縣城。外面的世界離他很遠,他默默守著曾經有父母的家,那個曾經有笑聲和溫暖的家﹗寸寸娃是他的別名,人們記不起這位個子像小孩,居於山上的同村人的名字了。

DSC06393

未通自來水前,村民(主要是婦女)每天都要到河邊取水,生活非常不便。 攝影︰陳裕榮

康縣位於甘肅、陝西、四川三省交界,是有名的「窮鄉僻壤」,三河壩鄉的斜坡、馬家山、水草壩三個村為康縣最貧困和偏遠的村落。長久以來,村民沒有自來水,每天要到河邊打水,水質又不好,影響健康。山下的人取水尚且不方便,獨居山上的寸寸娃,每天要下山到河裡用桶揹水,就更艱難,風濕性關節炎讓他快要失去揹水的能力。

修通自來水後,改善了水質,村民的健康得到保障,婦女的勞力也大大減省了。攝影︰陳裕榮

二零一四年年底至二零一五年年中,樂施會和夥伴組織「天水市隴右環境保育協會」,支持斜坡、馬家山、水草壩三個村的村民修建供水設施。景利忠就是項目負責人。經過一番努力,村民都用上了自來水,生活和健康都大大改善了。婦女不用每天花時間挑水,勞力減省了,有更多時間發展生計及照顧家庭。

但景利忠認為,仍有一個棘手問題,若不能解決,那麼,項目不算成功。

住在山上的寸寸娃,是唯一沒有通自來水的村民。身體的殘疾,讓他不能達到「每戶受惠家庭都要付出勞力參與修水」的項目要求。獨居山中一隅,距離水源兩公里,又使他的處境更艱難。

從事農村發展工作的人都明白,若最貧困、最需要支持的人不能受惠,那扶貧工作,只是紙上談兵﹗更重要的是,項目終有完結的一天,那時候村民就要自己承擔持續發展、管理社區事務。若他們各家自掃門前雪,那發展工作最看重的助人自助和團結互助精神將無法實踐。

生活迎來曙光

時間是二零一五年五月某一天。寸寸娃的生活終迎來了曙光。景利忠召集村民委員會成員商議如何解決寸寸娃家的修水問題。席間,村委書記否決道︰「村民沒有時間,也沒人願意付出勞力幫他修水,而且協調困難。」

村民浩浩蕩蕩上山,為寸寸娃修水。

村民浩浩蕩蕩上山,為寸寸娃修水。

景利忠挨家挨戶走訪村民,他們的積極反應令他喜出望外︰「我們願意幫助寸寸娃修水,但需要有人組織。」

景利忠果斷表示︰「我來組織﹗」

次日,景利忠成功組織了十三戶家庭幫助寸寸娃修水。他們拿著長長的白色膠管,浩浩蕩蕩上山。那些小管子,用來引山水到寸寸娃家,要藏在地下,這樣冬天時水才不會

寸寸娃(左下角)的家,第一次這麼熱鬧。

寸寸娃(左下角)的家,第一次這麼熱鬧。

結冰。第二天,另外十八戶家庭參與修水。第三天,最後二十六戶家庭也積極參與。本來預計需時四天才能完成的工程,眾志成城下,兩天半就完成了。

寸寸娃感動得無法形容。他不善辭令,只每天燒水給村民喝,以示感謝。

當自來水終於到家時,寸寸娃笑逐顏開。從此,一口清潔食水不再是奢侈,而寸寸娃和村民之間,也因為修水而連繫上了。

眼見村民擁有自來水後,生活大大改善,雖然一路走來不容易,景利忠還是覺得欣喜。他甚至覺得,寸寸娃的山中之家,雖然清冷,但不再孤絕了。

 

IMG-20140920-WA0045_1411220815378李冰心為樂施會高級籌募幹事,經常探訪樂施會在世界各地的項目,了解受助社群的生活情況,並以文字及照片記錄項目對他們的幫助及影響。

 

老熊橋,我想為你拍張照

Title photo

在荒廢的山坡上,茶樹與其他雜木、灌木、森林植被一同生長成林,茶樹常年沐浴在有利其生長的漫射光下,茶樹林又從來沒有施用任何農藥化肥,令老熊橋村的茶樹具有極高的生態及市場價值……。村民對種植生態茶充滿熱誠,有些村民甚至提到嚴格品質控制的重要。

文/圖: 馮明玲 – 農村發展與災害管理(昆明)

接到合作夥伴彭州市中大綠根社會工作發展中心(中大綠根)學均打來的電話,他告訴我在前幾天的暴雨中,老熊橋的道路沒出現垮塌,村民及時把被雨水沖到路面上的樹枝和泥土清理了,令進出老熊橋村的交通如常。知道老熊橋在雅安地震後新建的道路能受得住考驗,學均和我都不禁覺得雀躍萬分。

DSC00041

一群農村漢子合力抬著一頭豬下山。

位於四川雅安市蘆山縣的老熊橋村,於2013年4月20日發生的雅安地震中受到嚴重破壞。雅安地震發生後,樂施會立刻開始救援工作,到8月時救援工作初步完成,就隨即在災區展開重建工作。位於深山的老熊橋村住著三十多戶人家,村的道路在地震時大面積垮塌,村民養的豬也無法運送到鎮裡。我記得,當地夥判機構中大綠根負責人王瀟家當時在老熊橋向我們展示了一張相片,相片中的村民合力抬著一頭豬下山,他說:「村民養豬每天都要消耗玉米,路斷了,玉米拉不進去。為了節省餵養成本,村民只得組織勞動力合力把豬一頭一頭抬下山銷售。」

雅安災區很大,我們只能選擇一些項目點來展開工作。這張村民抬豬賣的相片讓我們認真考慮支持老熊橋村的重建。在選擇援助的項目點時,我們需要考慮獲援助地區受災影響的程度、村莊貧困的情況、獲得外部資源的多少。另外,村民對改善生計是否表現得積極,當地政府是否支持,都是關鍵的因素。考慮過這些因素後,我們決定撰擇老熊橋村成為展開工作的其中一個選點。項目首先協助村民修建道路,後來為了加強老熊橋村的防災能力,更撥款支援道路加寬和危險路段加固的工程。

基建複修只是災區重建的第一步,更重要的工作是如何令災區的生計活動重新振作起來,讓村民不會因為災害而墮入貧窮中。很多受災地區的農民本來就對發展缺乏自信,災害的打擊更令村民覺得自己不足。但樂施會相信每個村莊都有自己的特點,每條鄉村都有自己的價值,只要與村民共同發掘和善用這些優勢,鄉村便能夠發展起來。

荒廢林地變天然茶園

Tea

在一年的實踐中,本村的宋姐成了村子裡的制茶師。

1982年,內地政府推行包產到戶,老熊橋的林地被分給17戶村民,但多年來勞動力不斷流向城市,令老熊橋村缺乏耕作的勞動力,林地荒廢至今已近20年。由於林地位於高山無人區,在荒廢的山坡上,茶樹與其他雜木、灌木、森林植被一同生長成林,山岥上的樹林阻擋了太陽的直射,卻讓陽光穿透,很適合喜光怕曬的茶葉生長。茶樹常年沐浴在有利其生長的漫射光下,茶樹林又從來沒有施用任何農藥化肥,令老熊橋村的茶樹具有極高的生態及市場價值。事實上,經過專家的品嘗,評定該村茶葉的品質屬極佳,是老熊橋的重要資源。雅安是四川茶葉的盛產地,當地政府為鼓勵村民發展種茶業,也對茶戶發放種植補貼。我們的夥伴中大綠根與村民一起商討老熊橋村的災後重建策略,村民在衡量該村的優勢及政府政策後,作出了恢復老茶樹,增種新品種生態茶的生計發展思路。村民還決定自己學習手工制茶,合作經營的方針。

在逐步的嘗試中,村民開始增加對生態茶前景的信心。中大綠根指導村民成立合作社,並培育村民開始接受品牌建立、商品行銷等概念。在2014年,經過兩個多月的採茶制茶期,老熊橋共生產出二十多斤成品茶,按每斤400元人民幣的價格全部銷售完畢。在這期間,樂施會和中大綠根也協助村民完成了一系列的產品行銷工作,例如找設計師為老熊橋設計了產品LOGO、包裝和宣傳頁,然後又將茶葉送至成都檢測公司進行農藥殘留(農殘)和重金屬檢測,最終檢測結果為82項農殘全部為零。只有兩項重金屬含量微量超標,在中大綠根的幫助下,老熊橋生態茶完成了商標註冊,開設微店 等工作。

村民對發展生態茶葉充滿熱誠

product 1

樂施會和中大綠根協助村民完成了一系列的茶葉產品。

兩周前,我又再次有機會探訪老熊橋村,並旁聽了村民的會議。村民討論的質素令我喜出忘外,大家對種植生態茶充滿熱誠,會議還總結了多處需要改善的地方,例如炒茶技術需要提高;生態茶小組分工不夠明確,需要加強;行銷手法,包括運用網路行銷的技術需要加強,特別是如何結合茗茶和鄉村體驗,吸引城市消費者到老熊橋村來;村民又提議聘請手藝精良的製茶師指導村民,以提高產品的品質。有些村民甚至提到嚴格品質控制的重要,因為一旦對品質的要求變得鬆懈,追逐利潤會驅使一些村民不遵守生態種植的嚴格要求,影響茶產品的質素,更甚的會削弱消費者對老熊橋村生態茶業的信心。

回望老熊橋,無論從災後重建到生計發展,都能看到樂施會參與式的發展理念,也能體會到我們強調的賦權、利用鄉村優勢等工作手法。面對日漸凋敝的鄉村,如何整合農村本身的優勢和外來的支援來引導農村的發展動力變得很重要,歸根究底就是要培養村民們對於其所在村落所具有的獨特鄉村價值的自信,以及發揮互助合作的機制。
如何留住鄉村?如何讓農民能在急速變化的市場中改善生計?這些都需要我們更多的探索和實踐。

ming ling

明玲大學念醫學院。1985年畢業後長期從事農村婦幼保健工作。多年在雲南貧困村落的工作,令她明白「貧困」是導至死亡的普遍原因。2001年10月,明玲離開醫務團隊,加入樂施會農村生計工作。工作不斷矯正她對農村貧困的瞭解,她相信樂施會把扶貧與文化、權力、教育平等、兩性平等、生態環境以及社會政策結合在一起,與貧窮人士一起進行思考和實踐,這方法不但給予貧困村民帶來實在的收益,也有助於民間社會組織、夥伴及社會突破舊概念,給予「貧困」新的定義和闡釋,刺激我們用新手法來扶貧。工作之餘,明玲喜歡到處遊覽,用鏡頭記錄那些質樸的好景、好物。相信多年以後,這些照片能夠讓她能憶起生活之美。

行動起來,讓留守兒童不再感到孤單

DSC_3267 res

筆者(後排最左位置)在甘肅會寧縣焦河小學參加支教老師為留守兒童開展的社工課。(樂施會于華梅 攝)

我也曾親身體會過留守兒童的苦困。過去,因為工作關係,我跟家人長期處於兩地分居的狀態,我的小孩也成為萬千留守兒童中的一員。因為有過這段骨肉分離的經驗,我深刻體會到他們的無奈和心酸,理解到他們渴望的愛和關懷。

文:趙永柱   中國項目部貴陽辦經理

在中國,有這麼一群人,父母因為生計的壓力不得已背井離鄉進城務工,留下他們獨自在農村老家,由祖父母或親戚照顧。這特殊的未成年群體稱為留守兒童,目前分佈在全國各地農村,人數超過6,100萬。沒有了父母那溫暖的懷抱,卻要自己獨自面臨成長路上的風風雨雨。獨自生活,就算對成年人來說也是一種挑戰,何況是這些尚未成年的留守兒童。

20131118_111208 rex

甘肅康縣的駐校社工與留守兒童於課室外的聚會。(樂施會關玉鳳攝)

由於近年接二連三發生多宗因缺乏照顧而導致的意外,社會對留守兒童的關注突然升溫,留守兒童也成為眾多「困境兒童」中最被重視的一群。但突然而來的關注並不一定帶來瞭解。社會對留守兒童最直觀的印象是,數量巨大、問題眾多、極端、叛逆、自卑、學習差、不合群、愛惹事‧‧‧‧‧‧。這一大堆負面的形容詞確實是不少公眾對留守兒童的印象,有時甚至連留守兒童也這樣看差自己,把自己看為「問題小孩」和「問題學生」。但這些指責又是否與事實相符?又是否合理?

我記得有一次跟一位11歲的留守兒童訪談時,「是、不是」、「有、沒有」幾乎已是他全部交談的內容。見此情景,旁邊的一位「非留守兒童」指著他說:「他學習不好、不愛說話,他是留守兒童。」我無法感知這位被指責是留守兒童的孩子當時的感受,但我的內心已是五味雜陳,心想任何一個正常的孩子,若年復年,月復月地缺乏父母的照顧,回到家中就只一個人孤伶伶地生活,他都會變得沉默,不愛說話。

內心充滿著對愛的渴求

留守兒童身處的處境非常複雜,亦確實要面對諸多生存的困境,但如將留守兒童簡單等同於「問題兒童」,只會強化社會對他們的的負面感觀。這些標籤一來將問題簡單化,對幫助解決問題無濟於事;二來令社會大眾容易忽略了留守兒童也是有血有肉的個體,每個都有豐富的感情世界,也有很不一樣的性格。

KAI_22501

小銀娣和她的奶奶及爺爺。(樂施會義務攝影師 曾永楷)

在多年的工作中,我接觸過無數的留守兒童,留下很多幕難忘的印象。難忘甘肅康縣河壩小學五年級的學生王喜蘭在感到孤獨、寂寞時,借用駐校社工陶靜姐姐的手機給媽媽打完電話後,依偎在姐姐懷中哭泣傾述的情景;難忘覃錦泉完成義工服務,離去那天,學生們依依不捨,一直追著送車揮淚告別的場面;難忘五年級的小銀娣這個「小大人」在忙完一天的功課後,還要協助奶照顧患病在床的爺爺,並負起幹農活的責任。寫到這裡,10多年工作經歷仿佛變成一幀幀鮮活的畫面在眼前鋪展開來。這些畫面不僅讓我看到留守兒童的現狀和問題,更使我看到他們較同齡人多出的一份成熟與穩重,責任和承擔。他們的身體散發著堅強,他們的眼神流露著珍惜和感恩,他們內心充滿著對愛的渴望和需求。

20131119_101033

甘肅康縣駐校社工在校園內設置的社工信箱。(樂施會關玉鳳攝)

甘肅康縣駐校社工在校園內設置的社工信箱。(樂施會關玉鳳攝)

 我很高興我在樂施會的工作能夠幫助這個特別的群體,因為工作關係,我有機會接觸到形形色色的留守兒童,跟她們一起交流、學習和互動,讓我對留守兒童有了更加全面和客觀的認識,我明白到金錢和物質並不能完全解決留守兒童的需要,他們更需要的是愛和陪伴,這亦是樂施會在留守兒童工作上的大方向,而經過長期不懈的堅持,機構的努力已初見成效。今年初,政府出臺了首個國家層面的專門針對留守兒童生存及教育發展的政策《國務院關於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的意見》,樂施會與夥伴多年探索的通過駐校社工去陪伴支持留守兒童的手法也被越來越多的機構借鑒,基於行動研究開發出來的留守兒童心理健康手冊也在工作區域內普遍推廣。這些都是回應著留守兒童對關愛和陪伴的需要。

我們的一小步  社會的一大步

DSC06663 res

甘肅康縣三河壩小學的王喜蘭回家後準備晚飯。(樂施會Wing Chan 攝)

留守兒童已經成為中國不可忽視的社會問題,解決這問題也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工程,需從政策、資源配置、在地服務、行動研究、課程開發等多角度、多層次同時切入,需要整合政府、社會和企業各界資源共同來推動。我們每邁出細微的一小步,就能促進社會向前踏出一大步,我們可以透過我們的力量,讓更多的孩子得到愛與保護。我們可以用關愛、用親情去為留守兒童營造一個溫馨的家園氛圍,讓留守兒童在遠離父母的日子裡也能健康快樂的成長。相信通過你和我的共同努力,一定能共建起學校、家庭及社區三位一體的教育模式及關愛體系。保護留守兒童的安全及身心健康。讓留守兒童問題不再成為社會之痛,發展之殤。

我們連續在5月7-8日,及14-15日兩個週末,在全香港多個地點,以及在5月28、29日在澳門多個地點進行樂施米義賣,籌得的款項將用於為留守兒童提供服務,希望您踴躍支持,一起守護留守兒童,為他們編織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IMG_3123 res趙永柱:1997年成為樂施會的合作夥伴,全職管理和執行樂施會在貴州晴隆的長期農村扶貧發展項目。2004年10月加入樂施會,歷任災害管理及緊急救援助理項目幹事,農村生計及災害管理項目幹事,現為中國項目部貴陽辦經理,負責基礎教育及貴州區域的農村發展和災害管理。工餘時喜歡旅遊,也很享受與孩子一起嘻戲玩耍時的快樂!

有關樂施會的留守兒童工作:樂施會是最早在中國開展留守兒童教育服務的民間機構之一,多年來多,樂施會在心理支持、教育和生計等方面,致支援貧困地區的留守兒童。另外,我們倡議政府及相關的教育部門,關注及支持農村的留守兒童家庭、推行公平的教育政策及關注農村「留守兒童」的教育問題,確保兒童公平享有教育權利。

 

貴陽市景文學校的「唐詩誦讀班」

圖/文:楊蘭

貴陽市是貴州省的省會,是省內工商業發展最迅速的城市,吸引了大量農民進入城內尋找更佳的工作機會。在貴陽市打工的農民工,大多從事建築、製造及交通運輸等行業,收入偏低,僅能維持基本的生計。由於大量農民工進入城市工作,貴陽市公辦學校的學額不足以應付農民工子女的上學需要,另方面,因為農民工是流動人口,很多時不能提交入讀公辦學校所需的證件,很多農民工的子女唯有選擇到教學資源較缺乏民辦學校讀書。景文學校就是其中一所供農民工子女入讀的民辦學校。

與其他民辦學校情況相若,景文學校的老師經常緊缺,流動性又大,因此難以開展合適的課外活動。因為課外活動不足,學生身心得不到平衡的發展。為彌補這方面的不足,樂施會聯同合作夥伴貴州省婦女能力建設促進會,為學生開辦閱覽室,提供兒童及少年讀物。更成立不同的興趣小組,設計課外活動。以往就曾舉辦過繪畫比賽、講故事比賽、手工絹花製作比賽等。更於2015的9月開始的新學年,在放學後的四點半課堂開展「唐詩誦讀班」。以下是一些參與學生的分享。

9362lpr六年級的龍桂梅是一個活波的孩子,她參加了所有的興趣小組,還得到繪畫比賽的二等獎。在「唐詩誦讀班」,她除喜歡背誦唐詩外,亦喜歡讀《名人名言》、《冰心散文》,她說閱讀使她認識了更多的字,而且會寫作文了。桂梅說:「原來只寫得了100多字,現在可以寫500多字了,感覺有東西可寫了。和大家一起讀書畫畫一起玩很開心。」

 

 

 

9363lpr陳天國大聲而自信的朗誦唐詩,他說在四點半學校學習到了古詩、瞭解到很多動物,喜歡《西遊記》,眼界更廣啦。也許他會隨著父母工作的變動而離開學校,但他希望下學期仍在這裡讀書,讀完四大名著。

 

 

 

 

9361lpr對於朱文君來說,成語故事是他的最愛,也喜歡腦筋急轉彎之類的圖書,閱讀帶給他的最大收穫是「學習成績上升」了。

 

 

 

 

è´µå·çè´µé³å¸åæåºåæ°å·¥å­å¥³å­¦æ ¡æµå¨å¿ç«¥é读æé¿é¡¹ç®四點半課堂中最受歡迎的人就是「李奶奶」了,她是是貴州省某科研單位的退休研究員。她每天下午準時來到課堂,輔導孩子們閱讀,教他們製作絹花,組織孩子們自主參與制定各項比賽的評分標準以及評選獎項。參與與激勵是她受到孩子們喜歡的「法寶」,讓李奶奶高興的是,一年來,學生們養成了愛讀書的習慣,借閱圖書3000多人次,在課外活動中獲得各種獎項的學生63人次,孩子們稚嫩的繪畫、自信的笑容則是李奶奶收穫的獎品。

yang lan楊蘭:2000年7月加入樂施會工作,歷任農村生計發展項目幹事、教育項目幹事、教育衛生項目統籌,現為教育團隊高級項目幹事。平日喜歡攝影,看點閒書以及步行,往往駐足山水間,享受自然,抒發心情。

雲南山區探訪記
與澳門演藝人協會共渡的4日3 夜

 

我們齊齊來個大合照,圖左二為樂施會昆明辦的職員學崇,左三為Frosti,右二為Cindy (攝影: Sun Leung)

我們齊齊來個大合照,圖左二為樂施會昆明辦的職員學崇,左三為Frosti,右二為Cindy
(攝影: Sun Leung)

2015年3月,樂施會首次與澳門演藝人協會到雲南到訪當地的項目,4日3夜的行程,包括到訪祿勸縣羅德尼彝族社區、大窩塘苗族村莊、以及樂施會於昆明照顧流動兒童的合作伙伴:雲南連心社區照顧服務中心。籌款及傳訊部的兩位同事 – Frosti (澳門)及Cindy(香港) – 寫下四天日誌,分享他們今次出訪的感受和點滴。

 第一天(三月十二日)  四小時車程後,我們去了另一個世界。籌募幹事(澳門)Frosti

Day 1 澳門演藝人協會準備出發到雲南探訪 – (攝影: Sun Leung )

4日3夜的雲南探訪團在無驚無險地完成。無論在樂施會聽過多少次同事出差的分享,及看過他們出差拍下的相片,也不及自己去一次深刻!

首先,我資歷很淺(入職11個月),深怕對項目工作的認識不太深入,所有資料、年報長期跟身;另外,我完全沒有與藝人出訪的經驗,所以也沒有太大概念應該怎樣去做;幸好隨行的有經驗較豐富的傳訊部同事Cindy以及兩位專業無比的拍攝錄影義工Fung 及 Sun(「Fung」「 Sun」水起、平安順利),很親切而又對日程安排得十分妥善的樂施會昆明辦公室的學崇大哥。還有,本來應該由我們照顧的澳門演藝人協會六位成員,包括澳門演藝人協會會長小肥、副會長Cherry、慧敏(Vivian) 、副理事長Angus及阿保,以及秘書長Carmen,卻處處反照顧我們,順利完成這趟旅程。

到雲南昆明已經是晚上九點多,從沒有到過雲南的我覺得:「昆明也很繁華唷。」但這片繁華背後是無法想像的貧窮,科技進步彷彿沒有令貧窮地方受惠,從昆明出發的四小時車程,把我們一行人從繁華城市帶到原始的山區,那裡與我慣常生活的城市像是兩個世界。

第二天(三月十三日)  與村民一起載歌載舞  傳訊幹事(香港)Cindy

Day 2 大家到訪羅德尼彝族山區,更與村民一起載歌載舞

Day 2 大家到訪羅德尼彝族山區,更與村民一起載歌載舞

昨晚睡得不太好,可能經過昨日一整天「海」(香港到澳門)、「陸」(澳門到珠海)、「空」(珠海到昆明)的舟車勞頓,魂魄還未完全恢復過來,匆忙吃過早餐,早上8時許便準備上車,一上車已被3把開朗響亮的聲音吸引:「Cindy 早晨!昨晚睡得好嘛?」不是嘛?竟然要藝人倒過來問候我們?!這句問候已令我完全醒過來了!眼前的小肥、Cherry以及Carmen 笑容滿面,精神奕奕,大家都準備充足迎接今次的探訪之旅了!

經過約四小時的車程,由繁華的昆明來到簡樸的祿勸縣,再上山區,終於來到第一個訪點:位於海拔2,400米的九龍鎮羅德尼彝族社區,約有近八十戶農民居住的社區,主要以種植業、養殖業為主。我們一到埗,百多位穿上彝族傳統服飾的村民已扶老攜幼在村口以歌聲和掌聲迎接。儘管土地貧瘠,生活條件不充裕,一年沒能吃上多少肉,但他們也選擇了將最好的招待我們一眾「貴賓」,又是宰羊又是殺雞,更特地邀請每戶的婦女排練了一隻彝族傳統舞蹈以表歡迎。村民的熱情深深感動著我們,藝人們更加被婦女的精采舞蹈感染,一起載歌載舞!阿保捧著結他,與小肥、Angus、Cherry齊向村民獻唱他們自編自唱的歌曲,慧敏更與村中的「歌后」對唱山歌,贏得全村的掌聲呢!

離開時,全體村民又在村口送別我們,見到部分人眼泛淚光,這舉動也令我們的眼眶濕起來了,當地昆明辦同事告知,當村民知道協助他們改善生計的樂施會籌款部職員與藝人,專程由港澳來祿勸山區探訪他們,都紛紛表示要向我們親自道謝。感動之餘,這實是令我們太汗顏了,但卻令我更肯定工作的意義。

第三天(三月十四日) 幸福,真的不是必然……  傳訊幹事(香港)Cindy

Day 3 大窩塘苗族社區剛滿月的可愛小嬰兒 Photo Credit - Cindy Chan

Day 3 大窩塘苗族社區剛滿月的可愛小嬰兒 (攝影: Cindy Chan)

今日天晴,萬里無雲,早上有點淸涼,我們一行十人又再驅車出發,前往距離祿勸縣城約40公里的另一個訪點:位於海拔2,200米的大窩塘苗族社區。眼見路面漸由平坦的石屎路轉成越趨顛簸的黃泥沙路,路上揚起的塵土和車上顛簸的幅度讓我們難以交談,蜿蜒曲折的山路、不斷上升的海拔…令人開始頭暈頭疼,更有少許作悶想吐的感覺,令大家不得不沉默了……

好不容易來到大窩塘社區,下車定了定神,一眾村民的熱情歡迎令我們精神重新煥發起來!這個苗族農村住了百多人,主要依靠養豬牛和種植粟米、小麥、土豆等農作物為主,資源匱乏,村民較羅德尼彝族社區更為貧困,村內並無自來水,食水也來得珍貴,村民的衛生意識一般較薄弱:村民的家中滿是飄揚的塵土;小孩四處玩耍後又摸臉又舔手;滿月的嬰兒長長的小指甲邊充滿黑垢;待客的每碟飯餸和麥芽糖上一直有十多隻蒼蠅…… 儘管如此,他們男女老少每位臉上都掛著燦爛的笑容,盡見苗族村民樂觀知命的性格。

樂施會數年前於當地實施社區發展基金項目,並建立嚴謹的小額貸款管理制度、申請審批等程序。村民都非常守信,絕大部分都能於限期前還清款項,因此借貸信譽也較佳。村民的努力不懈和逆境自強,讓我們留下深刻印象,亦感恩自己生活在幸運的國度,實在要好好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老土說句:幸福,真的不是必然……

第四天(三月十五日)  親身接觸連心社區 感動落淚  籌募幹事(澳門)Frosti

旅程來到了最後的一天,早上就已經傷感得想哭,因為香港同事Cindy、兩位義工哥哥要乘搭早機返港(返澳門的班機在晚上呢),已經漸漸習慣了四天三夜有大家在旁,分別真的很傷感。但我相信我們會有機會再見的(笑)。

今天要探訪的是樂施會在昆明的合作伙伴 -雲南連心社區照顧服務中心(連心),笑著去探訪,哭著的離開(真的很感動唷)。全國有多於七千萬的流動兒童,他們本是生長於農村的兒童,隨父母到城市打工,希望可以過好一點的生活,但持農村戶籍的農民到城市工作,生活卻不被保障,例如住屋、水電等生活費也是比城市居民昂貴,只因他們沒有戶籍,所以父母為了生活,可能長時間在工作,只留下兒童在家中,經常沒有父母在身邊的孩子放學後在城市遊蕩,導致經常發生意外;另外也因父母經常不在身邊而令到他們的成長缺乏關懷及愛護,所以連心的其中一個大項就是日間照顧他們,而且不只是提供一個場地給他們玩耍,而是有哥哥姐姐照顧他們成長上的心理需要。

Day 4 藝人們親身接觸雲南連心社區中心,深被他們的工作感動。(由左至右:副理事長Angus,副會長慧敏,副理事長阿保,副會長Cherry,協會會長小肥及秘書長Carmen。)

 

當連心的向榮理事長介紹他們這十年來的工作項目以及遇到的困難,Cherry、慧敏及Carmen也感觸落淚呢,而我雖然從一些內部郵件、項目照片知道連心社區,但感受遠不及親身接觸來得深刻,兒童的笑聲充滿整幢大樓,活力十足的在玩耍、看書、使用電腦學習、打球,兒童本應就是這樣。保護兒童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下健康成長,對澳門的市民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但對很多貧窮的地方來說,卻並不是必然,這亦令我更明白在澳門的工作是可以怎樣幫助他人。平日是頭腦上認識扶貧,今次終於實質地看見。

深受感動的演藝人協會還即席創作歌曲送給連心,希望在不遠的未來可以聽到這首歌曲的full version!

四日三夜霎眼間就過去,期待下次可以實地了解更多樂施會的工作,也堅定了自己在樂施會工作的意義。

Frosti and Cindy reCindy 由2009年6月開始於樂施會工作至今,負責推廣樂施會籌款活動及相關傳訊工作,最常與藝人、行山達人(樂施毅行者)和音樂人(樂施音樂馬拉松)合作,從他們身上獲益良多。

Frosti 於2014年4月加入樂施會工作,負責澳門地區的籌款活動,喜歡四出窮遊,體驗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