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扶貧發展的概念反思

Ya An

在評估雅安地震重建項目時,作者(右一)與村民進行訪談。

圖 / 文:葉婉芬  項目評估與學習幹事

有些親戚朋友知道我在樂施會工作,就以為我的工作是去到貧民區或災區派發食品、又或者送給貧窮的農民一些鷄、羊和牛。他們都以為,扶貧發展工作就等於慈善和救濟。慈善和救濟工作為最脆弱的人提供即時援助,當然是很有需要。但如果我們想真正長遠的消除貧困問題,單單是慈善和救濟的工作是不足夠的。

Continue reading

夠了!讓我們合力終止性別暴力

blog1

文:鍾麗珊
社會性別與公民社會發展項目經理

全球來說,每三名婦女就有一名遭受過暴力;每五名女童就有一名遭受過性侵犯。38%被殺死的婦女為其男性伴侶所殺。
在中國,約三成婦女表示經歷過家庭暴力;媒體曝光的兒童性侵犯案件每天起碼一宗;出生性別比長期失衡,超過3000萬女性被消失了。

Continue reading

夠了就是夠了! | Enough!

文:Winnie Byanyima
【摘譯】
她們說:「受夠了!」

我媽媽是一名社區領袖,她在我們的村裡莊帶領一個婦女小組,團結了村內的婦女,為自身及其女兒爭取權益,令我留下深刻印象。這些婦女大部分出身貧窮,她們在婦女小組中,了解到習以為常的「社會規範」如何剝削她們應有的權益,或遭暴力對待。

Continue reading

樂施會在香港的政策倡議工作

Pov

文: 曾迦慧

樂施會一直相信:「貧窮源於不公平」,貧富差距不斷擴大,是源於社會結構性的問題,而結構性的問題必須從多角度入手應對。

今年是樂施會在香港成立的40周年,作為一間國際扶貧機構,我們多年來一直透過綜合項目手法支援世界各地的扶貧工作,單在過去一年已在全球45個國家及地區,推行超過910個項目;我們同時透過倡議,推動各地政府和國際社會改善政策,致力收窄貧富差距,改善貧窮人的生活。

扎根香港40年,樂施會一直關注本地的貧窮問題: 我們嘗試以政策研究及先導項目相結合的手法回應香港的貧窮問題。例如在婦女貧窮上,我們支援地區團體推動墟市;在少數族裔貧窮上,我們與大學學者和幼稚園合作,為非華語學童研發中文二語教學課程,幫助他們從小提升競爭力。

在這些先導項目的基礎上,我們進行研究撰寫研究報告及政策建議書作政策倡議,並向不同的持份者爭取支持,向政府建議幫助貧窮人的政策。樂施會相信這是應對結構性貧窮問題的最有效方法,受惠人數會更廣泛。

過去幾個星期樂施會在社交媒體就幾個香港的貧窮問題,與公眾開展了一系列的討論,我們就本港各區所面對的貧窮議題,引發市民表達期望。公眾對貧窮議題的關注,是我們推動政策改變的最大動力。

然而,推動政策改變並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夠成功。就以法定最低工資為例,各界團體,包括樂施會及一眾夥伴團體早於2000年已開始大力推動倡議,但面對不同的困難,經過一年又一年的研究、倡議,十年的努力,政府終於在2010年通過最低工資立法,保障了數十萬的基層工友。

在社區層面的項目能協助地區人士得到改善生活的機會,但若要令更多的人受惠, 便要從根本解決問題,需要推動政策改變。放眼未來,樂施會將繼續倡議完善各種政策,包括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實施最低工資每年一檢、為非華語學童爭取中文學習支援等。請各位繼續和我們一起,與貧窮人同行,共創「無窮」世界。

Kalina2-retouch曾迦慧是樂施會香港、澳門及台灣項目主管。

完善現有退保支柱 發揮有效退休保障

poverty

攝影:樂施會

文:曾迦慧 /  樂施會 ─ 香港、澳門及台灣項目主管(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

政府的退休保障公眾諮詢6月完結,社會各界就政府提出的「不論貧富」方案及「有經濟需要」方案仍然意見分歧,唯一共識是認同退休保障問題已迫在眉睫,不能再迴避。2014年香港的貧窮長者人口接近30萬人,貧窮率為30%,即每10名長者中便有3名貧窮長者。當人口不斷老化,但退休保障未能追上,長者貧窮問題只會愈見嚴重。

世界銀行倡議五大退休保障支柱模式,是次諮詢主要聚焦香港尚未落實的第一支柱(公共退休金),即政府管理的強制性供款。香港雖然已落實其餘4條支柱,即社會保障(零支柱)、強積金(第二支柱)、自願性儲蓄(第三支柱)及公共服務和其他(第四支柱),但部分已出現制度漏洞,未能發揮應有的退休保障作用。

對冲機制嚴重蠶食強積金權益

強積金作為第二支柱,理應能為打工仔日後退休帶來保障。然而,現時法例卻容許僱主在解僱員工時,以僱主供款部分抵消須向僱員支付的全部或部分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下稱強積金對冲),這令最需要退休保障的低薪工人晚年失去依靠。

根據現時法例,月入低於7100元不用就強積金供款。對基層工友來說,退休儲備可謂完全依靠僱主的供款,當中不少是外判工。然而,在外判合約制下,工友每隔2至3年便會面臨被遣散然後重新招聘的困境,僱主亦可不停進行強積金對冲,導致低薪工友喪失一大部分甚至所有原來應得的強積金。

積金局統計數字顯示,2015年用作強積金對冲的總額高達33.5億元,比2014年增加了11.6%;4萬5000名僱員受對冲安排影響,每人平均被「冲走」7萬4000元。此外,抵消金額平均佔受影響僱員帳戶結餘的一半,有66%人的強積金,其僱主供款部分更百分百被「冲走」。

綜援最後安全網 應取消衰仔紙

eldely worker

攝影:戴毅龍 / 樂施會

強積金因對冲機制而失去了退休保障的功能,令基層工友年老後更容易被推到貧窮邊緣,退休後就更需要依賴其他支柱,尤其是社會保障制度(零支柱),當中包括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綜援)、高齡津貼(生果金)、長者生活津貼(長生津)等。

根據政府統計處數字,2014年有28萬個住戶有60歲或以上的長者而每月入息低於每月平均綜援金額;但社會福利署的數字顯示,在2014至2015年度,包括60歲或以上受助人的綜援住戶數目只有約15萬宗。綜援是貧窮長者最後的一個安全網,但從上述數字看,長者卻不太願意接受這個保障,相信主要原因是「不供養父母證明書」(俗稱「衰仔紙」)這個規定,令他們處於非常為難的局面有莫大的關係。

現時,經濟上有困難的長者申請綜援,如與家人同住,便需以家庭為單位提出申請,同住家人需一起接受經濟審查。如果長者與子女分開居住,成為獨立的家庭去申請綜援,申請時就需要其子女簽署「衰仔紙」,表明子女不會或沒有能力供養父母,並通過入息及資產審查後才可獲發綜援。

「衰仔紙」的規定,令子女面對極大的道德壓力,負上「不孝」的惡名;而不少年老長者希望顧全面子,亦不願意子女簽署「衰仔紙」。最終令不少有經濟需要的長者不申請綜援,改為透過其他援助金額較低的資助如長生津或生果金去維持生活。由於相關援助金額不足以應付基本生活需要,部分長者因而被迫繼續工作,或以拾荒幫補生計,未能安享晚年。

另一方面,政府近年大力提倡「居家安老」,以解決長者服務資源不足的問題。然而,綜援制度限制所引伸的結果,卻有違「居家安老」的原則。目前與子女同住的貧窮長者不能獨立申領綜援,其家庭成員亦需接受經濟審查;不少長者迫於無奈之下,選擇搬出以便通過審查,因而失去家人照顧。雖然社會福利署表示,部分有經濟需要的長者就算與其他家人同住,仍可根據個別情况,獲酌情批准獨立申領綜援。但這類個案少之又少,2014至2015年度只有13宗,2015至2016年度(至2015年12月)更只有9宗,根本不足以應對問題。

完善退保 由取消強積金對冲開始

政府將會在明年首季向公眾提交退休保障諮詢報告,在此之前政府更應把握時間處理現行零支柱及第二支柱的問題,方能讓各界聚焦討論,以助建立穩固的退休保障支柱。

財政司長公布自今年7月起政府在評審外判服務合約標書時,須將投標者建議的工資和工時納入評審準則,鼓勵外判商提升工資水平。樂施會認為政府作為全港最大僱主,應進一步帶頭取消強積金對冲機制,保障合約及外判僱員的退休生活,向全港所有僱主樹立良好榜樣。

另外,政府應取消「衰仔紙」的規定,申請綜援的長者只需要聲明自己沒有接受子女供養,便合乎申請資格。長遠而言,應容許有需要長者獨立申請綜援,避免長者因綜援申請資格所限而與子女「分居」,令合資格的長者一方面能獲得政府的經濟支援,同時能獲得家人的居家照顧。只有全面檢討現行政策,方能達到居家安老、老有所依,令長者過更好的退休生活。

Kalina2-retouch

作者是樂施會香港、澳門及台灣項目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