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戀愛樂土:尼泊爾小情人

Mina與Mahato在家門前合照

Mina與Mahato在家門前合照

近年,情人節的氣氛在香港愈來愈濃烈,燭光晚餐、情人節禮物、戀人巧克力及鮮花、whatsapp 祝福、臉書上一幅幅情侶的溫馨合照,濃郁得像連空氣中也瀰漫著一種情人節的味道……當全城快被情人節的浪漫氣氛掩蓋時,我卻想起數月前在尼泊爾工作時認識的一對小情人。妻子Mina在新婚時為著家庭有更好的未來而努力工作,甚至凌晨三點起床幹活,丈夫Mahato則在外國辛苦工作六年後回到尼泊爾,守候在太太身旁,更每日為妻兒準備晚飯,一起黙黙守護著家庭、工作和社區,綻放著生活的姿彩。

在他們居住的尼泊爾小農村,生活簡樸,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大概不會為情人節而慶祝,但這對有情人展現的互相廝守,不是比濃縮在一天的節日氣氛更浪漫嗎?沐浴在這種細水長流的愛情中,不才是真正的有情人嗎?

圖/文:譚兆文 – 傳訊部傳訊幹事

情人節標榜自由戀愛的浪漫,但在尼泊爾的農村,自由戀愛並非主流,結婚對象很多時都是由長輩安排。我們今次的被訪對像Mina卻很特別,她與丈夫Mahato自小就是鄰居,在Nawalparasi 區一條名為Matkuri的小農村生活。在被訪時,31歲的Mina帶點自豪地跟我們說,她和Mahato是在自由戀愛下選擇對方的。Mina 19歲時就跟與她同年的Mahato結婚,婚後與丈夫及他的父母一起生活,不久就生下兒子。在尼泊爾農村,新婚夫婦都習慣與父母親一起生活,新嫁的婦女就擔起所有家頭細務。Mina也不例外,她婚後成為「一家之主」,照顧孩子和家翁家姑的起居生活,除打掃屋企、燒飯洗衫外,還要下田幫手耕種,餵飼鷄羊。

左邊Mina工作的合作社,右邊的黃色的屋就是Mina與Mahato 的家

左邊Mina工作的合作社,右邊的黃色的屋就是Mina與Mahato 的家

尼泊爾有25% 的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下,是南亞地區貧窮人口比例第二高的國家。貧窮現象在農村地方特別明顯,很多尼泊爾農民基本上沒有甚麼經常收入,不少農村的男性都會為生活去到外國打工。為了賺取更多收入,Mahato也只好留下妻兒,跑到老遠的沙地阿拉伯,在當地的一間酒店工作,一做就做了六年。

當Mahato踏入浮華世界,在外面打拼時,在他和Mina一起成長的小農村Matkuri,也黙黙起著變化。2005年時,在樂施會的當地合作夥伴Sahamati協助下,這條恬靜農村成立了一個婦女互助小組。Sahamati在該地區很活躍,在不同的農村推動成立合作社,Mina就跟她的同村姊妹去到其他農村的合作社拜訪。拜訪令她們開了眼界,回到Matkuri後更將互助小組改成合作社,並由村中婦女管理,盡顯姊妹同心的力量。

每天凌晨三時起床幹活

20161122_165344

Mina很投入合作社的工作,經常探訪她社區內的婦女農民。

Mina 深受合作社的互助氣氛吸引,並積極投入合作社的成立及經營,甚至主動當起合作社的義務秘書來。做了三年秘書後,Mina決定投入更多心力在合作社,當上經理的職務,卻不收取一分一毫。在為合作社義務工作了六年後,合作社的董事會都讚賞Mina的付出和能力,聘用她為受薪經理。轉眼,Mina已在合作社工作了12年,當中九年當經理的職務。

為走出傳統的框框,兼顧事業及家庭,Mina付出不少代價。她的家翁家婆並不贊同她外出工作,只期望她把家務及農務做好。遇到挑戰,Mina並不退縮,她每天凌晨三時起床,一直工作至六時,把家務做好,才到合作社工作。日復一日地凌晨三時起床,當中的辛勞可想而知。Mina 想起這段艱難日子,亦不禁流下眼淚。

但辛苦的日子總算過去,Mahato在沙地工作六年之後,回到尼泊爾與他的一家團聚。兩公婆更用積蓄來興建自己的愛巢。新居建好後,Mahato便離開父母,與Mina及兒子過著三人世界的生活。有丈夫在旁,Mina變得更積極投入合作社的工作,他們更作出了另一項嘗試──在村內開了一間服裝店。現在,Mina 一早起床後就會準備早餐,然後送兒子上學,再到合作社工作。白天,Mahato會到服裝店打理一切。Mina在完成合作社一天的工作後,就會到服裝店接力,Mahato則回到家中準備晚飯。每晚八時,Mina會回到家中,與心愛她的丈夫及12歲的兒子一起,在一日的辛勞後享受一頓溫馨的晚餐。

眼淚過後是歡笑

眼淚過後是歡笑,Mina很享受現在的生活,每日在家庭、合作社及服裝店間穿梭忙碌,深覺活得很充實。Mina 特別珍惜在合作社工作帶來的體驗,她說:「能幫助其他人,就是我在合作社工作的最大動力。Mina 在合作社認識了很多朋友,她說:「大家對合作社都很有歸屬感,互相學習交流,在情緒上彼此支援。」說起合作社的種種,Mina像是忘記了過往的辛醉,面上流露起笑容來。

在感到幸福的同時,Mina並沒有忘記不少尼泊爾女性仍面對的困苦。尼泊爾傳統文化重男輕女。在尼泊爾,經常聽到父母為出嫁的女兒而花費大筆積蓄來準備嫁妝。印度教傳統推行Chhaudai的習俗,認為月經中或剛分娩的婦女不潔淨,需要被隔離生活。雖然尼泊爾政府早已頒布禁令取締Chhaudai,但這習俗在偏遠地區仍然普遍。最近就有報道指一名在Chhaudai中的15歲少女,因為在簡陋小屋中生火取暖而窒息至死。Mina 亦提起,不時聽到有丈夫使用暴力對待妻子,她說:「我為尼泊爾婦女的境況感到難堪。」

尊重與支持

合作社四周看到的農田

合作社四周看到的農田

Mina工作的合作社四周都是農田,我與同事就在去年11月在合作社前的農田旁訪問她。她的家就在合作社旁,訪問後,Mina招呼我們到她的家中,她和丈夫Mahato都很熱情地送上尼泊爾的Masala 茶。我們問Mahato回到尼泊爾老家工作及生活有何感受,他說能夠與家人一起過活,經營自己的小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Mahato說:「她尊重我,我支持她。」他說這話時,沒有一點尼泊爾男性在妻子前常流露的大男人味。

站在溫柔的丈夫旁,Mina笑得很甜。每當談起由戀愛走到婚姻時,Mina臉上更會展露一點自豪和靦腆。在喜馬拉亞山下的這個山國,風景明媚。在遠離城市的恬靜農村,大概不會為情人節舉行甚麼慶祝活動。在Mina與Mahato生活的這條小農村,卻有一對互相支持對方的有情人,每天踏實地生活著,一起為脫離貧窮、實踐夢想而努力。

siuman pic譚兆文;2014年2月加入樂施會,任職傳訊部傳訊幹事,負責機構的中文編寫工作。工餘喜歡看書,睇戲,去旅行同美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