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一次 記一世

去年的「獅子山精神隊」今年一開四,這不是一支不斷挑戰自我的隊伍,而是一個不斷傳承、讓人成長的家庭。

去年的「獅子山精神隊」今年一開四,這不是一支不斷挑戰自我的隊伍,而是一個不斷傳承、讓人成長的家庭。

文:獅子山精神隊臀長(團長)law少

2017年因緣際會與黃宗顯精神科醫生、精神病康復者RAYMOND及JACKY以獅子山名義出「戰」樂施毅行者。雖然四個男子踏踏實實行出十幾萬步去完成一百公里根本不會戰勝甚麼,但我們卻挑戰了醫生病人(或家屬)的階級或框架,更突破康復者往往只有義工、社工或有心人的社交圈子,做到以山會友,人人平等,每一步都與夥伴一起走,最終以46小時四人完走,亦為獅子山精神隊當中做了一個示範:

毅行莫問出處

2018年「獅子山精神隊」有一班山友因爲毅行者而凝聚起來,想做更多有意思的事,在毅行報名前試辦麥徑初體驗行山團,到最後抽籤得到四隊名額,上年的一隊四人就細胞分裂式變成十六人,令今次完走初哥有十二人,當中的安排已經成為「獅子山精神隊」的風格。

  1. 四人完走,盡力同步同行,互相照顧
  2. 每次都讓更多支援隊參與及感受氣氛
  3. 定時間目標是不想隊友過勞多過追求成績
  4. 建立更多以隊友需要放首位的「照顧型」隊長
  5. 確立更高的籌款目標,讓下一年可以延續,有更好計劃
「遲到正烏龜﹗」隊 ,由上年第一次參加毅行者的GRACE (左三) 做隊長。

「遲到正烏龜﹗」隊 ,由上年第一次參加毅行者的GRACE (左三) 做隊長。

當然,毅行者最有趣是提供一個平台,讓大家有充分自由去講參加者的故事,「獅子山精神隊」不是一支不斷挑戰自我的隊伍,而是一個不斷傳承、讓人成長的家庭。上一年的JACKY仔已成為教會弟兄隊的隊長、上年的初哥阿鈞、阿WIND、GRACE成為今年的隊長、上年的支援隊FLORI、BETTY成為今年的初哥,多謝RAYMOND與JACKY的勇敢,讓更多患情緒病及精神病的朋友來到我們當中一起練山而不必再聚焦誰是誰,反正大家就是夥伴。曾經一起練山,今次要即時追蹤的還有當年帶我行毅行的何良隊及練山時永遠為初哥們殿後的何亨隊等等,總數高達11隊。

造就其他人為己任

「 獅子山精神隊2018」在雨中作戰

「 獅子山精神隊2018」在雨中作戰

麥理浩徑是不是一個不屬世的烏托邦,我不清楚,但至少我們所有成員都有一份心,讓一個從無幻想過自己能行足100KM的「任何人」都可以完成毅行。每一個在生活上、工作中,甚至身體、心靈及精神上受挫敗的人都一樣有機會在山上累積信心,建立自己,與同行者一起成長。今年尤其因為大部份新成員都是90後,他們一樣在山上找到自我,將看來一本正經的行山活動變得更接地氣。我在他們的眼中看出意思來,看到每一個完成後千字文的留言,我相信大家亦願意付出更多,不止是為了挑戰自我,而是更加以造就其他人為己任。這個才是獅子山精神隊所追求:一份在山上才找到的珍貴友誼。

多年前因為「何良」的邀請,一班朋友自此踏上毅行者之路,包括我。何良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學系副教授何國良,我們都稱他為「何良」。

多年前因為「何良」的邀請,一班朋友自此踏上毅行者之路,包括我。何良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學系副教授何國良,我們都稱他為「何良」。

行一次、記一世,既是總結亦是展望,每個人將深刻的事帶走,亦將當中所學的帶給新人,用可樂、叉燒飯及終點的楊枝金露為一份崎嶇山路添上清新。

獅子山精神隊臀長law少。2005 年第一次參加樂施毅行者,在山上找到愛情及友情,曾參與日本、韓國、墨爾本毅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